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主角是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的长篇小说 妃有奴皇帝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0-01-11 12:51 /言情 / 编辑:唐明
主角叫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的小说叫妃有奴皇帝,是作者名区风华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宫女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奴婢知罪,奴

妃有奴皇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妃有奴皇帝》在线阅读

《妃有奴皇帝》第107章

宫女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奴婢知罪,奴婢自己手头上有些紧,只是想顺点东西,与我家主子无关,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以后再也不敢,还求皇上,贵妃娘娘,嫔主子,饶恕奴婢这一回。”

“饶过你这一回?这一回饶过,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个下一回,必须让你一次性就长记性,真的下次再也不敢。”萧宝卷痛恨偷偷摸摸的宫人,他划出道儿来,只等潘玉儿做个最后决定。“别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顺到自己手里。”原来这就是偷,潘玉儿总算弄明白,惩罚当然是要的,还得重,“用手顺东西啊?打她的手,打肿,打出血,打到她不敢再出现下一次为止。”这种方法,虽然有些歪门左道,不过,倒也起到惩戒的作用,绝对有效果,萧宝卷开始佩服潘玉儿是个无师自通、心慧智灵的女孩子。

“奴婢现在就不敢了,求贵妃娘娘,和皇上,饶过奴婢这一次。”宫女惊慌失措,又喊又叫又哭又闹。萧宝卷最讨厌看到这个,他手一挥,“听从贵妃娘娘吩咐,把这个宫女拖下去,打她的手去,打出血,打烂为止。”打烂?这个可比潘玉儿的惩罚更厉害,什么叫“打烂为止”,那样的话,这双“灵巧”的手还怎么要呀。

“皇上,贵妃娘娘饶命哪。”宫女的声音岔了气,打烂呀,她可怎样承受得住,以后又靠什么吃饭呢。“拖下去。”萧宝卷毫不含糊,这样的人一旦放过,市集的秩序还怎么维护。两个侍从连忙走近待惩的宫女,道路太窄,实在无法一拥而上,就是这样,还得一个架住拖,另一个往前推搡,这才算是把人给押走,去执行萧宝卷与潘玉儿要加诸在她身上的刑罚。

“这市集可真够乱的。”处理过这么多事情,潘玉儿已经够够的,她抱怨,“把御花园的宁静都给破坏掉,再也找不到原先那种美好、舒适的感觉。”假山,流水,小桥,游鱼,就连满眼的鲜花,似乎都失去光彩,成为人们的陪衬。

“玉儿一开始不是很喜欢这儿的热闹吗?难道这么快就变卦?”萧宝卷希望潘玉儿不会,这一切可都是为她安排的。“喜欢这儿的热闹是喜欢,可也不能一直这样吵呀,好烦人哪。”不能总是热闹到不行,一会儿安静的空闲也不给。

“这好办呀,市集每天甚至隔天定时开放,其他时间不开。”上午有早朝,吃过午饭,闲来无事,过这边来逛逛,下下食,运动运动,还乐呵乐呵呢。“嗯,好吧。”潘玉儿表示同意,不是一整天一整天地都这样就行。

“玉儿既然不喜欢,那我们就回前面寝宫去休息。”萧宝卷说得落落大方,尽管他心里想的是怎样和潘玉儿极尽男女之事。“回去吧。”潘玉儿不愿意再在人群中间挤来挤去的,今天她买到的东西,也够她玩一小阵子的。

萧宝卷与潘玉儿一走,集市上才真正热闹起来,大家再也不用拘着面子,该买的买,想卖的卖,比他们在的时候,气氛要活跃、热烈很多,虽然有梅虫儿监管,他更多的只是维持市场秩序,而不能约束与命令大家做事。

这场面,看上去,梅虫儿不得不叹服,还真有市集的样子,就是规模小些,在皇宫后花园办一个,能有多大呀。唯一的不协调音符,就是偷东西的宫女被打手的惨叫声,如果到她近前仔细看,就会发现,实际情况更碜人,血肉模糊,十指几乎硬生生被打断,惨不忍睹,有萧宝卷“打烂”的命令,谁敢轻轻地来,十指连心,她怎能不不断地惨叫。

走出御花园,来到前面的甬道上,潘玉儿长出一口气,“比市集清静许多。”“玉儿不喜欢市集?”萧宝卷再次问到这类问题,他别有目的,是潘玉儿所不知道的。

 

第301章:建筑物,在献爱的保密中。

更新时间2014-8-4 10:48:52 字数:2019

 潘玉儿好好想一下,“嗯,还行吧,挺热闹的,只不过,呆时间一长就感觉不好。”她向来习惯安静,要知道在黑玉家园的近千年间,她几乎哪儿都没去过,只是安安稳稳和胡海狸呆在家里,他很少带她外出,他自己也很少外出。

“玉儿,你要知道,你可是潘家的女儿,潘辉是生意人,你对做买卖对市集当然也应该倍加有兴趣。”萧宝卷希望潘玉儿哪怕是假装的,也要假装出喜欢市集的样子。但是,这要求,有没有太过分,是不是难为人,萧宝卷又舍不得潘玉儿被强迫,受苦。

今天,潘玉儿的表现还很好,居然能够充分表现出她对市场纠纷的处理能力,正符合一个商人家女儿的风范,萧宝卷就更可以派人到处去传扬,潘玉儿就是潘辉的亲生女儿。

“啊?”潘玉儿却不理解萧宝卷一定要把她安在潘家身上的良苦用心,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他明明知道,她是玉狐狸,不是什么潘家女儿。萧宝卷点出重点,不管潘玉儿理不理解,明不明白,反正她自己肯定不会在人前承认她是玉狐狸,“玉儿是潘家人,潘家人,潘家人,可不能忘本呀。”

一再被萧宝卷重复,潘玉儿还是似懂非懂,可是,她的确不好再说些什么别的,只是“哦”地答应一下,随便吧,她不在乎。她以为别人什么都不知道,宫里宫外、朝野上下私底下传得沸沸扬扬的各种议论,根本走不到她耳朵里去,传得到,她也不相信,人们还会猜疑的她身份,她自己又没有暴露过?。

“有空啊,让潘辉和潘富也来宫中市集上做做生意,让大家伙看看人家生意人的本来面目,是不是潘家人都象玉儿一样,对处理生意上的问题很在行。”萧宝卷努力要把潘玉儿往潘家人的渊源上靠拢,他留国师在朝为官,无疑还有一个目的,也是可以证明潘玉儿的清白,他绝对不会留玉狐狸在宫中坐享贵妃的尊崇。

“随便啦,谁来做买卖,我都不介意,只要东西有意思就行。”潘玉儿只看东西,不在乎人,她虽然很讨厌潘富,也不喜欢潘辉那样的人,可是,妃嫔她还看不上眼,不是照样替她们主张公道,闲来无事也不好玩。“不是‘随便啦’,那可玉儿的亲爹和长兄,玉儿要好好招待呀。”萧宝卷指示给潘玉儿,需要她怎样做。

“呃?”潘玉儿却不明就里,张嘴就要问话,她只是潘家的义女,她哪里来的亲爹?。萧宝卷估计潘玉儿就要漏底,连忙接过话茬,“玉儿应该不知道怎样安排,还是由朕来替玉儿做吧。”无论什么事,他都愿意替他去做,这种事,向潘家人示好的事,一定得讲明白,他做,只是替她的,都是她自己的主张。“唔,那好吧。”潘玉儿不强求,也不关心,没有她自己什么事就很好。

再往前走,有两处建筑工地,正在施工,地基早已打过,工人们忙忙碌碌,看样子似乎是在往上盖房。砌墙用的都是用汉白玉,极尽奢华之能事。人们尽管尽量压低音量,还是发出异响,躁声不断,有时候声音还挺大。

后面吵,前面也一样,潘玉儿又烦,又迷惑,她想不明白,“皇上,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在盖房子呀。”萧宝卷含糊作答,他是要给她惊喜的,岂能现在就道破玄机。潘玉儿偏偏问,她好奇,不理解嘛,“在盖什么房子呀?皇宫的房子不够住吗?不是还有很多闲房吗,冷宫什么的,房子又大又冷清,完全可以住人的。”她去住过,就知道有冷宫,其实别的更好更多更大的空房子也不少呀。

早晚有一天,总会被潘玉儿看破,施工还需要不少时日,哪能一直都瞒得住,不过,瞒一天是一天吧,她不爱打听事儿,只要下令别人不能说,保密工作还是基本上能做到位,萧宝卷现在就是要卖关子,“这儿要盖的房子,可不是给别人住的,等盖好,玉儿就会明白。”是给潘玉儿住的,当然不是别人。

“随便你。”潘玉儿可没有那么多好奇心,“后面不好玩吧,这儿也吵,没意思。我们以后就跑更前边去玩,或者出宫去玩。”跑更前边玩没关系,反正潘玉儿金殿也去的,出宫?去哪儿呀?那可不行,萧宝卷连忙表示反对,“不会不称玉儿的意,吵到玉儿。他们施工,朕告诉过他们施工的,要最小声,等四周的墙一起来,特别是再搭上顶,弄出来的声音就会更小,在我们寝宫那边,听不到的。至于后花园的市集,只有中午左右开,一两个时辰,如果玉儿实在不喜欢,时间还可以再缩短,几天开一次都可以。不过,玉儿千万不要到宫外面去玩,外边坏人多。”

“如果我非要出去玩呢?”别人不让做什么,有可能偏偏就做什么,这是潘玉儿被宠惯出来的结果。萧宝卷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玉儿一定要出去,朕陪你呀。外面大街上也挺乱的呢,哪有宫里清静,好玩。”“要说也是。”这一点,潘玉儿赞同,她跟叶思凡曾经上过街。“不管玉儿到哪儿去,在哪儿,朕都陪你,只要叫上朕就行。”跟在潘玉儿身边就好,就可以放心。“真的?那好吧。”反对的话,说了也没有用,只有表示同意。

正在建筑的、相距不太远的两座建筑物,到底是什么,是怎么回事,整个皇宫中,应该只有潘玉儿一个人还不清楚,其他人恐怕早已心知肚明。就连潘太妃也不例外,她自己尽管不能擅自出入,基本上不再走出宫门去,不过,她的人可以随便进进出出,有人进入太妃宫探望潘太妃,还是非常方便的,只不过就是在守宫门的侍卫那登个记,传递个消息,又不算大的失误,没有什么不可以。

 

第302章:太妃忧。后宫多无奈。

更新时间2014-8-5 16:14:50 字数:2065

 “什么?皇上真能胡闹,说说要为玉儿在宫中开个市集,还真开呀?”潘太妃听以后,大为吃惊。“今天已经正式试营业。虽然小事儿层出不穷,运作得还有模有样的,就跟外面的市集差不多。”的确很象,就是开得在大多数人看来不是地方,而且卖的很多还都是皇宫中难得一见的贵重东西,卖、买东西的人也不一样,是妃嫔、宫女与太监或者侍卫,“皇上以后还打算引入朝臣等人参与买卖。”

“皇上这是疯了,为给玉儿制造的确是潘家人的身份,不惜胡作非为到这等程度。”正统人士,特别是潘太妃这样的,有谁看得上萧宝卷在皇宫中的御花园开市集呀。大家只不过多是敢怒不敢言,这一点不象潘太妃,她被软禁以后,悲愤不平的脾气反而更大更火爆,甚至于失控到失去理智。

“皇上还是要给贵妃娘娘找乐玩吧。”皇宫中的生活实在单调,大家不得不承认,可是,潘玉儿自己与萧宝卷都明白,她过惯单调生活,他还为她这样大费周折,只为逗她开心?未免太令人不可思议。

“皇上为贵妃娘娘新建造的两座宫殿,据说相当耗时耗工,但皇上还要求工匠们尽快完工,最主要的是,它们极尽奢华之能事,选用的都是全国范围内最上等最优质的材料,精致建造而成,还有不少新鲜创意,需要消费国库无数银两,甚至还在全国范围内横征暴敛,劳民伤败,直搅得全国上上下下都不得安守。而且,听说,皇上还要把仙华殿让给贵妃娘娘。”来人消息灵通,且依然事无巨细,都回报给潘太妃知道。他也看不惯这种行径,自己没办法,只好希望可以由别人来出面。

“岂有此理,一个妃嫔,还有住两——三座华殿的道理?”太出格,潘太妃可就不再念及那薄弱的姑侄亲情,必须得先国家后小家,最后才是个人,她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玉儿住别的宫殿,那么,就不再住皇上的寝宫?”她的意思,是问萧宝卷与潘玉儿分开住,皇帝舍得放弃这个宠妃?不象呀,如果打算放弃的话,何必再给她建造奢华无度的宫殿,他可不是大方的主儿。

“听传言是,皇上也会搬过去住,贵妃娘娘喜欢住哪儿,他就跟着住哪儿。”这种事,没有形成事实以前,萧宝卷自己的选择,只能最大程度听他寝宫的宫人议论议论,不可以太当真,当然,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应该就是真事。

“唉。”潘太妃长叹一声,然后用手捶桌面,“这可如何是好,我大齐、我潘家怎么出现这样一个魅主惑上的妖妃。”“妖”?无意中说出“妖”这个字,更引动潘太妃无限暇想:潘玉儿到底是人,还是玉狐狸,或者别的妖?她无从判断。不过,她现在左右着萧宝卷,也就是左右着大齐政局,如果确有其事,就是个妖,那可如何是好?

潘太妃都没有主意,别人还能怎么样潘玉儿呢。上次侍卫与大内密探刺杀潘玉儿的事,不能成功,还可以怎样做才可以成事。

“不了解真象的世人,都羡慕我们潘家,还以为我们潘家祖坟上冒青烟,才能生出贵妃娘娘潘玉儿这样一个好女儿,可以深得皇上专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太阳不敢给月亮,就连皇上很多时候都心甘情愿归玉贵妃管教。又有谁,哪里会知道,我心里有多苦,多愁,多郁闷哪。”潘太妃从不把个人、自家利益当回事,过于忧国忧民,便只剩下忧。

褚令璩要比潘太妃无奈得多,潘玉儿的存在涉及到她的切身利益,她有可能由于她皇后地位不保,其实现在也是名存实亡,“不用说奢侈的宫殿,就是一顿饭,一个菜,皇上也很久很久没有和我亲自吃过呀。”在萧宝卷还没有当皇帝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就已经很冷淡。

“皇后娘娘还是想开些吧,这些,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恐怕只能听之任之,听天由命吧。”乔儿、翠儿劝褚令璩,其实她们也没有什么话可以劝的,事实摆在眼前,让褚令璩还能有什么好心情哪,搁谁身上都一样。

褚令璩冷笑两声,目光呆滞地望着前面,“不想开还能怎么着,我再哭再闹再拼命争夺也得不到皇上的宠爱,只能自取其辱。只是,我很担心,贵妃的气焰越来越嚣张,有一天,她容不下我这个皇后可怎么办,一开始贵妃就有废后的意思,只是皇上没同意,因为给贵妃下毒酒,皇上似乎也动摇过,只是没有抓住我什么其他把柄,找不出别的理由来废立,怕只怕到最后,还很快,没有什么理由,皇上就会废立。”

“皇后娘娘,我们还有皇太子这个靠山呢,将来皇后娘娘肯定就是皇太后。”还有将来,可以等待,值得人期盼,不是吗?乔儿和翠儿还是很有信心的。褚令璩可不敢抱太大奢望,她从鼻子“哼”出一下,“我和诵儿是相依为命,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个好俩都好,一个不好俩都不好。皇上要废黜我的话,哪里还会在乎小萧诵呢。贵妃年纪轻轻,完全可以给皇上生公主、生皇子呀。我估计,只要贵妃有喜,是男孩子,皇上就会立即重新废立太子的,绝不含糊。”

“啊?这样啊?”乔儿、翠儿大惊失色,原来,褚令璩的地位,根本不象她想象得那样稳固,有可能什么都会失去,皇后、皇太后当不成,那么,下场得多么悲惨呢,恐怕只有出家为尼为道姑吧,生活比她们还要凄凉,“那我们怎么办?孤注一掷,想办法把贵妃娘娘置于死地,一了百了,再无后顾之忧?”她们必竟是褚令璩的人,要站在她的角度上考虑对错与得失。

“除掉贵妃,哪有那么容易,下毒酒,还有太妃的黑衣蒙面刺客,都办不到,更何况皇上看护得也紧,恐怕把自己搭进去的可能性更大得多。”褚令璩可不敢贸然行动。

 

第303章:忧国忧民忧自身。

更新时间2014-8-6 23:14:50 字数:2054

 “那可如何是好?我们就这样听之任之,坐等有一天灾难降临到我们自己头上?”更有灾难的,只是她褚令璩好不好,她们永远都是宫女,大不了是普通妃嫔的普通宫女,她这个皇后可就不一样,如果被废黜,有可能连个最普通的宫女都赶不上吧,她应该最着急。

(107 / 213)
妃有奴皇帝

妃有奴皇帝

作者:名区风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亿人皇帝,万人夫,只是她一个人的奴。 迷恋她的美,跪吻她的足,不在意她是只玉狐,任凭她嚣张,随便她俘虏。 他救下她时,她发誓要给他幸福。 “你永远都是我的!冒犯者,会死得很难看,万劫不复。” 皇帝的弟弟们,和同类黑狐都说:你从我,我帮你灭了皇帝(哥哥)。 皇后说:皇帝是我和美妃我们姐妹俩的。 “我的爱,我的恨,谁做主?。”为你生,为你死,多少血泪,铺就成仙路。 作品关键字:奴皇帝,女尊,宫斗,帝王,潘玉儿,萧宝卷,玉狐狸,修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