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妃有奴皇帝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好看的小说

时间:2020-01-11 19:51 /言情 / 编辑:龙也
独家完整版小说《妃有奴皇帝》由名区风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内容主要讲述:“那我们先赶紧回家吧,你好好休养。”潘玉

妃有奴皇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妃有奴皇帝》在线阅读

《妃有奴皇帝》第46章

“那我们先赶紧回家吧,你好好休养。”潘玉儿果真不再提起叶思凡,她不可能不照顾胡海狸的伤。“好。”目的达到,那就继续上路,反正马上便要来到黑玉家园,他们的家。

终于回到家,胡海狸抱潘玉儿共同下马,他一打马的后屁股,马自行跑开,他的手臂潇洒地打开,黑玉家园马上开启。两个人一齐向下落,地面的门自动闭合,肉眼凡胎根本看不出它与别处的地面有任何不同之处。

“回家喽。太好啦。”脚着地,胡海狸一松开潘玉儿,潘玉儿就欢快地向前跑去,直接扑奔他们睡觉的大床,“你知道吗,胡哥哥,只有有你在,这里才是家;没有你,它就是一空壳子。”

胡海狸心花怒放地笑,自从与潘玉儿失散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开怀,他何尝不是,没有玉狐狸,他心里空落落的,怎么样都不得劲,在这儿调养生息,心理压力特别极大,他好挂念她的每一天是怎样过的;有了她,有生活下去的愿望,他才有精神头,有主心骨,有欢乐的源泉,有一切。他紧紧跟随在她后面,“玉儿,慢些跑,小心路。”仿佛对待的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的确,潘玉儿被胡海狸娇惯得就象长不大的孩子,她扑倒在床上,“啊,我又有家了,胡哥哥。”“是啊,我们又有家了。”胡海狸何尝不是如此。他也来到床上,潘玉儿身边,上下打量她的每一点每一滴。想起她与萧宝卷的不堪,他很恼火,却更抑制不住心底爬上来犹如有千万只小虫子噬咬的yu望,他要亲近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始,当玉狐狸真正变化成人,再走出这一步,却远不象他想象当中,和以前那样顺利。

“胡哥哥,让我看看你的伤。”潘玉儿主动脱胡海狸的衣服,他以前就是不着一物,两个人赤诚相见,抱在一起沉睡近千年的呀。她意识不到现在的不同。胡海狸脸红心跳,潘玉儿长成真正的少女,女狐狸,她自己不知道吗?她经历过情事呀,可是,他不制止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不碍事。”

“胡哥哥怎么到现在才去找我?”潘玉儿温润的小手,摸上脱掉衣服的胡海狸胸口的伤疤。身体与心灵的双重yu望,胡海狸自从爬上chuang一直在忍耐,“我受伤很重,原来一直处在昏迷状态,刚苏醒过来没几天。听闻你身在皇宫中,那地方不同寻常,禁卫森严,不调养好一些,我恐怕不能保证可以把你从里面带出来,反而还会打草惊蛇,所以才去晚。让玉儿受苦,对不起。”“还好,你也吃了很多苦。我就知道,胡哥哥会找到我,带我回家的。”潘玉儿整个人靠进胡海狸怀里,就象以前一样。

潘玉儿不知道她现在这样做有多么危险,胡海狸几乎把持不住,他的喘气变粗,“玉儿。”他怕她不喜欢,又不好意思直接询问她的意见。“跑老半天路,累,我们睡觉吧,澡过后再洗。”潘玉儿一切照旧,她拉胡海狸共躺同卧搂她睡。

“玉儿,对不起,我想要你。”胡海狸很快变被动为主动,紧紧抱住潘玉儿,手忙脚乱脱她最里面那一层衣服,还有他自己的。“怎么要?”潘玉儿并不理解,她和胡海狸相拥而眠近千年,并没有做过与叶思凡和萧宝卷在一起时一样的事情,虽然那让她身体上的欢乐几近达到顶点,她喜欢,似乎也很盼望,但是,她不认为胡海狸也会那样做。

显然,潘玉儿认为错了,胡海狸和普通男人没有什么不同,她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他同样与她最紧密结合,“坏哥哥。”“不,我只做玉儿的好哥哥。你长大了你知道吗,你老往我身上蹭,我实在忍不住。我也很想和玉儿拜堂、成亲以后再这样,可是我等不及,玉儿原谅我。”渴望埋藏近千年,真正进行起来也是最热烈最持久的。

第126章:围困情敌家。

更新时间2010-7-9 12:07:19 字数:2119

 天光大亮,整个皇宫翻来翻去不只一遍两遍,还是丝毫不见潘玉儿的踪影,萧宝卷认定她是用变身为狐狸的办法,离宫而去,去找叶思凡。变身回狐狸,在皇宫里露面,万一被发现,是有危险的,就为那么一个书生,值得吗?!萧宝卷火往上涌,“来人哪,马上整顿人马出发,朕要亲自抓拿叶思凡,把贵妃找回来。”

这次出动的人马,不只是禁宫侍卫,大内密探,还有归萧宝卷直接统辖的御林军。为“捉拿”叶思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萧宝卷大动干戈,实在很大材小用。萧宝卷不在乎,他一定要叶思凡心服口服,不吓破他的胆,也得使他以后再也不敢接近潘玉儿,甚至听到她的名字都哆嗦不可。

临行前,萧宝卷最后重复叮嘱把守宫门的太监与护卫,“今日免朝,宫内只许进,不许出,有贵妃的消息,马上禀报我知。”他始终不大相信,就凭什么法术也不会的潘玉儿,和一个普通书生叶思凡,是怎样使她成功离开皇宫的,小狐狸跳得出高宫墙吗,更何况昨夜皇宫内宫禁森严,人员密布,火把油松照如白昼,都在找寻她,她有可能还在宫内,躲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只因为他不放她回“家”,便不肯露面。等抓住叶思凡,以他为诱饵,引她现身。再得到她的人,非得一天十二个时辰、时时刻刻看管好,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

大批皇家军队很快包围叶思凡所在的京城东郊偏僻的小村镇。地方百姓慌作一团,家家闭门掩户,不敢露头。叶思凡与叶仇氏也不例外,大门、房门关得严严的,“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还不可能得知潘玉儿在皇宫里无缘无故消失的情况。“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静观其变吧。”叶仇氏隐隐感觉到,此举可能与他们家有关。可是,叶思凡近几天很老实,只是呆在家中一心一意盼望潘玉儿回归,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生怕错过他们第一时间相见的机会,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就会远离京城,逃到偏远地区去谋生,行装都已打点好,只等人出现,没招谁没惹谁呀,又怎么至于引来大批御林军呢。

老百姓想躲避也躲避不了,御林军里三层外三层把整个小村镇包围,和大内密探很快进来检查,挨家挨户仔细搜,几乎每一寸土地都不放过,而且还把人们全部赶到一起,有专人看管。萧宝卷则带领大批人直接闯入叶思凡的家,破门而入,“皇上驾到”。

叶仇氏与叶思凡慌忙迎出来,跪倒磕头,“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萧宝卷一挥手,侍卫立刻四散开来,搜查叶家的每一处角落。“叶思凡,告诉朕,玉儿呢?”萧宝卷盛气凌人。“玉儿?”萧宝卷这次出巡,又是为潘玉儿,难道她不应该在皇宫吗,他不知道,叶思凡更糊涂。

“交出玉儿,朕这次就法外开恩,不加罪于你,否则朕要让你死得很难看。”萧宝卷言、色俱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明明是他与潘玉儿两情相悦,到头来,仿佛他们倒成为偷鸡摸狗的一对,他是第三者一样,叶思凡还得耐住性子回答,“皇上,草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过玉儿,草民正在等待草民的内人回家来。”他的意思很明显,要告诉萧宝卷潘玉儿是他的妻子。

“朕不许任何人提及贵妃的名讳。”你叶思凡要认潘玉儿作妻子,那怎么可能,萧宝卷就连她的名字都不允许从别人嘴里道出。皇帝要治裁一介布衣,哪怕处死,只不过就是举手之劳,既然公开来,大家就连最后一层窗户纸也捅破,面子再也不能给,只有最大程度维护自己帝王的威严,他就要吩咐侍卫掌嘴,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他老实点。

叶家小院很小,也简陋,根本藏不住任何东西,侍卫很快回报,“皇上,什么都没有发现。”有拨人捧出包东西,叶思凡一上眼就明白,那里面可是他的全部家当,他们搜刮得未免太细致吧,他记的他收藏得足够隐密,没想到还是被翻出来,“皇上,这里面都是好东西,请皇上过目。”果然,金辉闪闪,珠光宝气,这还在其次,器物件数虽然不多,却都是价值连城、精工细作的奇珍异宝,一个穷书生哪里来这样的好东西,“叶思凡,这些物件,从何而来啊?”叶思凡沉默不语,谎他不会撒,实话更不说,他不可能透露潘玉儿和黑玉家园的秘密,反正又不是从皇宫里夹带出来的,也不是偷的抢的,萧宝卷还能拿他怎么样。

“皇上,叶家行李基本上都已收拾好,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大内密探回报。没有潘玉儿,叶思凡不至于离去,不过,就此判断他们就知道她的下落,也不凿实,很有可能只是在等待她来到这儿,潘玉儿提到过,她答应叶思凡回家,那么,他们很可能准备远走高飞,等她一来就走,很容易理解。宝贝先放一边,宫里什么东西没有,再珍贵、奇异的东西,萧宝卷也不怎么当回事,最重要的是他的贵妃回宫。

掌嘴也且慢动手,还是先解决解决实际问题再说,“叶思凡,朕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玉儿,要不然你会后悔的。”“草民已经说过,这几天根本就没有见到过玉儿。就算玉儿回了家,草民也是宁死都不把自己妻子送到别人手上的。”叶思凡的态度不卑不亢,但语气十分坚决,宁死不屈,他也一定要叫潘玉儿“玉儿”,这是他应有的权力,除非他不再存活于这个世间,无法开口讲话。

潘玉儿除了叶思凡这儿,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吧,抓拿他,也好引她出来,她老是想念他,他就是一个祸害,绝对不能留下活口,无论光明正大地杀,还是假以别人之手,不让潘玉儿记恨于他,恩威并施,只要吓唬得住她,使她不再生有二心,怎样都好。萧宝卷本性毕露,杀机顿起,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叶思凡,你果真不肯交出玉儿?”他最后一遍确认。

第127章:杀母囚子。

更新时间2010-7-10 0:13:42 字数:2319

 “怎么,皇上,玉儿偷偷离开皇宫?那是玉儿不愿意守在皇上身边,不喜欢皇上,原先完全是皇上强迫的啦?。”叶思凡哪壶不开专提哪一壶。萧宝卷脸上挂不住,色厉内荏,勉强支撑,冷得象冰霜一样,“叶思凡,你休要猖狂,朕今天就让你尝尝朕的厉害,看看你还怎样目无王法纲纪。”他自己就是王法。

“好汉不吃眼前亏”,叶仇氏连忙搭腔,“皇上,自从听说玉儿进了宫,不,自从进入潘家,玉儿确实再也没有回来过。还请皇上明查啊。”“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可能不知道玉儿会在哪儿落脚。”这回萧宝卷可没有冤枉叶思凡,潘玉儿现在就在黑玉家园,他不只知道它在哪儿,还去过,从那里拿出来几件举世罕见的宝器。

从皇宫出来,潘玉儿有可能逃去黑玉家园吗?叶思凡在心里暗自盘算,他是不会把这个地点禀告给萧宝卷知道的:胡海狸伤愈,把潘玉儿从皇宫带走?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可是,她出了宫,怎么不找他,一块远走高飞,还把他丢在这儿,要让他经受现在的困境与考验呢,而且恐有性命之攸,要是共同逃走,那该有多好啊。是胡海狸故意为难,从中作扼?想必就是这样,他何尝不是只想独占潘玉儿,而不和其他男人分享。一个普通人还这样痴心妄想,执迷不悟,更何况拥有万年生命力,法术、武功强大的胡海狸。他又怎能斗得过他呢,更何况还有萧宝卷参与其中,别人都比他强无数倍,叶思凡苦着脸,一副无奈和生不如死的样子。

这种变化萧宝卷看在眼里,“告诉朕,在哪里可以找到玉儿,你只要肯放弃玉儿,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朕提出来,只有朕能够办到的,朕一定尽力而为。”只为讨潘玉儿欢心,还是以和为贵,对于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皇帝来讲,实属难能可贵。

怎耐叶思凡不识抬举,就是不给萧宝卷这个面子。潘玉儿不能和他在一起,跟胡海狸还是萧宝卷,在叶思凡看来,其实差不多,相比较而言,应该是胡海狸更好些,他必竟专一,而萧宝卷妃嫔不计其数,尤其重要的是,他不能让世人知道潘玉儿就是玉狐狸,并且找上她的家门去,让她连个栖身之地都不复存在,把她置于危险当中,给她带来无穷祸患,“草民的确不知。”

这种话萧宝卷怎么会相信,他向叶仇氏那边一点手,有侍卫立刻就把刀架到还跪在地上的叶仇氏脖子上,“叶思凡,想要你娘还活命的话,我劝你,乖乖坦白交待。”“哦?!”叶思凡左右为难,不过,他在沉默,总不能把黑玉家园的底交出去吧。

萧宝卷走近叶思凡,他压低些声音,“玉儿的事情,她都向朕坦了白,朕能够全力维护玉儿,不让她受到任何人伤害的。你还是告诉朕她有可能在哪吧,那样的话,对我们大家,对玉儿,只有好处。”他已经作出最大让步,要不然不会这样袒诚相见。

叶思凡抬起头,恳切地哀求,“皇上,此事与我娘无关,我娘什么都不知道,还求你不要为难我娘。皇上怎样惩处我都行,我任打任罚,死而无怨,我还是那句话,就算我知道,我也绝对不会交出玉儿。”

“叶思凡,这可是你自己找事儿。”萧宝卷掂量过轻重,就是闹大开来,以柔情感动不了潘玉儿,那么,只剩下试试用武力强迫,他也迫于无奈,不得不恢复他的本性。他面无表情,略加沉吟,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杀。”

“杀”?叶思凡还在纳闷,这样简单自己就死到临头?萧宝卷的侍卫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压在叶仇氏脖子上的刀轻轻抬起,向里用力挥去。顷刻之间,叶仇氏尸身和头就分开家,跪在地上便死于非命。

“啊?!”叶思凡疼得差点背过气去,他不顾一切,爬到叶仇氏跟前,放声痛哭。母亲一个女人家把他拉扯大,非常不容易,他还没有怎么尽孝,刚靠从黑玉家园带出来的黄金过上几天富裕日子,只因为他不告诉萧宝卷潘玉儿可能的行踪,就被人砍下头,惨死,做儿子的实在不孝啊,连累她搭上自己的性命。潘富再不讲理,也不至于拿个无关紧要的妇女开刀,为难人,要知如此,何必当初,萧宝卷可真够狠的,事先连句商量都没有,直接行事,难道连要挟一下也不?。

萧宝卷早已要挟过,他不会重复第二遍,他自以为还有更直接有有效的办法,使叶思凡开口讲话,“把叶思凡给我带走,带进宫去,朕要亲自审问。”他就不信,进去他的皇宫,还有谁开不了口。侍卫强行把叶思凡与当场死掉的叶仇氏分开,一左一右,架起他就走。叶思凡从黑玉家园拿出来的宝物自然也不放过,一并捎上,到时候,也许可以在潘玉儿跟前讨一个更大的人情,更得她欢心,萧宝卷是这样想的。

事到如今,忍气吞声应该是毫无用处,狗急还跳墙呢,兔子急也咬人,什么君臣之道,伦理纲常,萧宝卷为帝不仁不慈,那么作臣子作百姓的何必还固守什么忠与义,居然连为叶仇氏收尸的机会都不给,叶思凡被架走的同时,破口大骂,“萧宝卷,你个天杀的衣冠禽兽,毫无人性的东西,你必遭天谴。”

天谴是什么?萧宝卷才不迷信这一套,可是他知道叫个百姓骂实在太无能,“给我堵上叶思凡的嘴。”割掉舌头可不行,他还指望他说出潘玉儿可能藏身的下落呢,要不然的话,就会那么办。

来到老百姓集中的地点,太监指导,“皇上驾到,跪。”官民立刻全部原地跪倒。叶思凡就被押解在距离萧宝卷不远的地方。萧宝卷最后训话,“任何人不得进入叶家小院子去,潘玉儿要是来到这儿,还麻烦大家告诉她,叶思凡就在皇宫内,让她进宫去向朕要人。”“唔唔唔。”叶思凡想表达些什么,他不要潘玉儿再进皇宫,他宁可死在那里面,也不愿意苟活于世,赔上母亲性命,还有妻子的自由,可是,他嘴里堵有东西,一个字也讲不出来。

叶思凡一同被带往皇宫,那个他想进去找潘玉儿时,却进不去;现在潘玉儿不在,他却不得不进去,被萧宝卷给抓进去的地方。路上总不能审问叶思凡,要解决问题得等回宫以后,在御辇里,萧宝卷这才有心思端详从叶思凡家搜出的几样东西,虽然算不上世界罕见,也是人间少有的珍品,这些宝物他一个穷书生从何而来,让他疑惑不解。还是潘玉儿的下落最重要,这些都是小事情,不足挂齿,还是等她回宫,留给她玩吧。

第128章:是非当中,三王闲不住。

更新时间2010-7-10 11:53:34 字数:2193

 萧衍兴冲冲找到萧宝融,颇有得意洋洋之色,嘴边眉梢都是笑意,难得他这样高兴过,“宝融,你听到宫内传出来的消息没,玉儿昨天晚上和皇帝哥哥洞房后悄无声息失踪,皇上找一晚上都没找到,今儿一大早就出宫去找。”萧宝卷那么大动静,宫外颇为关注的王爷、大臣岂能瞒得过。

“是啊?好耶。”萧宝融也来了精神,两只眼睛放出亮晶晶的光,“是不是玉儿不喜欢皇帝哥哥,被迫无奈才嫁给他,自己藏起来?”

“不会吧?皇帝哥哥跟我们能差到哪里去,我们还没有他地位高呢,她不喜欢他,更难以喜欢上我们吧。”萧衍赶到一人高的铜镜前,仔细打量里面显现出的他自己的影子,身体扭来动去的,要摆个最佳造型出来。

皇室成员的确个个出色,长相,肤质,气度,风范,样样俱佳,但是,要比起国中数得着的美男子来,就象何戢等人,还有他们从来没见过,都没有听说过的胡海狸,是差上一个等级,不过,他们拥有别人都不具备的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就是地位,贵无可贵的地位。

萧宝融暗自撇撇嘴,心想:你臭什么美,你根本好不到哪儿去。他当然自以为不逊色于萧衍。皇室中人,还真难以分个伯仲,各有更优点稍劣点儿,相比较而言,相差无几。话却不可以这样说。萧宝融更急切想知道潘玉儿跟萧宝卷不辞而别的原因,“那又是怎么一回事?”

(46 / 213)
妃有奴皇帝

妃有奴皇帝

作者:名区风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亿人皇帝,万人夫,只是她一个人的奴。 迷恋她的美,跪吻她的足,不在意她是只玉狐,任凭她嚣张,随便她俘虏。 他救下她时,她发誓要给他幸福。 “你永远都是我的!冒犯者,会死得很难看,万劫不复。” 皇帝的弟弟们,和同类黑狐都说:你从我,我帮你灭了皇帝(哥哥)。 皇后说:皇帝是我和美妃我们姐妹俩的。 “我的爱,我的恨,谁做主?。”为你生,为你死,多少血泪,铺就成仙路。 作品关键字:奴皇帝,女尊,宫斗,帝王,潘玉儿,萧宝卷,玉狐狸,修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