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哪本长篇小说主人公叫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 妃有奴皇帝全文章节免费欣赏

时间:2020-01-13 08:51 /言情 / 编辑:张虎
主人公叫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的书名叫《妃有奴皇帝》,是作者名区风华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今天我自会过去潘家,不用你们催,给我滚远点儿,

妃有奴皇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妃有奴皇帝》在线阅读

《妃有奴皇帝》第17章

“今天我自会过去潘家,不用你们催,给我滚远点儿,别让我看到你们,恶心。”胡玉儿并不客气,她本来就没学会客气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类。“这个——”人家难得应允今儿保准上潘家,惹怒女人,再不讲理,把坏事的原因推到他们身上,打手可吃罪不起,不如就答应吧,“好啊,全听少夫人的。我们留下来,给少夫人当下人。”其实更是监视胡玉儿。

“不用,你们先回吧,别在这里烦我。”打手留下,胡玉儿还怎么和叶仇氏先将她安置到不被潘富查觉的安全地方去,当然要把他的人支开。无奈打手就是不肯走,得之不易,绝不能再失之交臂,“您还是留下我们吧,您又没有别的下人,少夫人甭想哄我们走,哄我们,我们也不走。”无赖就是这样耍的,有谁愿意给别人当下人,听命于人,无赖也是被迫不得已才耍的。

“你们这是给我当下人呢,还是要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胡玉儿沉下脸。打手显然不买账,既然胡玉儿不给面子,挑了明,那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两样都有吧,这是少东家的意思,我们吃谁的饭,听谁使唤,也没办法,还请少夫人谅解。”

钱,胡玉儿也有啊,叶思凡从黑玉家园带出来的,还是黄金呢,拿一块试试,“钱,我有的也不少吧,我买你们立刻在我眼前消失。”金子,好多钱哪,两个打手互相看看,点点头,其中一个伸手接过那块黄金,“我们听从少夫人差谴,立刻在您这儿消失就是。”他们藏好黄金,转身退出去,走远。怎么?真走?那不可能,潘家财大势大,形成气候,潘富蛮不讲理,打手哪里惹得起,只不过看在黄金的面子上,把明处监督,改为暗中窥视。

第45章:跪求作恶者。潘玉儿。

更新时间2010-5-30 13:37:52 字数:2202

 打手刚被打发走,胡玉儿和叶仇氏正准备出发,找个客店,这个家一刻也不想再呆,太不安全,一顶华贵的两人抬小轿,停到叶家门口,潘夫人从轿子上款款而下,与随同前来的丫环走进去,留下轿夫在门口等候。

潘夫人一大早便打听清楚胡玉儿所嫁的叶家住处,便往这里赶来,到得正是时候,叶仇氏两个人都还在,再晚一步,恐怕就碰不上。看见潘夫人,潘富母亲,胡玉儿揽紧叶仇氏胳膊,和她靠在一边,她怕啊。从人家的衣着上,还有带的丫坏,就可以看得出,出身于大富大贵之家,就是丫环的装束,也比叶家最风光时,她这个正妻穿得还好呢。胡玉儿应该认识她,还是让她畏惧的人物,出于礼貌,叶仇氏还是微笑着和陌生人打招呼,“这位贵夫人,您是哪一位?到寒舍来,有什么指教吗?”

“我是潘富的娘,玉儿认识我的。”潘夫人面含浅笑,带有热情。只是这热情,因为她是潘富母亲,给人感觉是那样冷,叶仇氏不禁也向胡玉儿那边靠靠,婆媳俩依偎到一起。

“别怕嘛,有话你们尽管说,我可不象我家富儿一样蛮干,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好商量。”潘夫人落落大方,坐到正中央的椅子上,丫环伴随在她身旁。再“好商量”,潘夫人难道还能不偏向她儿子,会胳膊肘往外拐?

不过,人家来到这儿,就表示有诚意,总不能慢怠自动上门的贵客,再从潘夫人嘴里了解了解情况,死马且当活马医,也许一家人真的不一样呢,总有个好说话的吧,叶仇氏拉拉胡玉儿的衣袖,两个人坐潘夫人旁边,“潘夫人,求求你救救我们思凡,我们叶家只有这一根独苗,我也只有这一个孩子,他是我的终生依靠,求求你夫人,让富少爷放过我儿子吧。”

“什么?怎么回事?”叶思凡被潘富抓了,潘夫人还不知道,她昨晚入睡以后,打手才来抓人,一早就赶往这儿,没有人跟她提起过这件事,她只了解到不知怎么回事,胡玉儿消失不见,再也找不着,便打听清楚叶家地址,匆匆而来。没想到,还真遇见她,一颗高悬的心这才放下,她还以为,是潘辉从中做过什么手脚,要将她霸为己有呢。

潘辉倒是意欲做手脚,他早已把新结识的妓女红绫抛诸脑后,跟胡玉儿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也没有这样迅速呀。至于胡玉儿怎样逃离潘富魔掌,回到叶家的,潘夫人这会儿还没时间考虑。

“潘少爷又来个二回,带走我儿子叶思凡,要我们拿玉儿交换。”讲到这儿,叶仇氏的眼泪又扑漱漱往下掉。潘夫人皱皱眉,很快就舒展开,看来,这一次来得很对,“潘富是我儿子,我说了算,我一回去,肯定立刻让叶公子安全回家,这您放心,我敢打保票。”“谢谢潘夫人英明,仁义,对我们叶家的大恩大德啊。”叶仇氏起身离座,跪倒在地,放过叶思凡,就等于搭救他们母子三人性命。胡玉儿连忙跟随叶仇氏一样跪下。

“快快请收,我可担当不起。”潘夫人也忙起身,和丫环一人搀扶一个,把胡玉儿与叶仇氏两个人搀扶起来,“大家都坐下。”等大家重新落座,潘夫人首先赔不是,“我那个儿子,都是我从小把他惯的,不象样子,不过,谁让玉儿长得这样美呢,连我见到都要爱,富儿就更加痴心一片,被迷得不能自已,还望你们别见怪,多多原谅他。”这样讲,说话人自以为很合理,完全可以理解。潘夫人是不会代表潘家认错的,潘家的错,为什么要她认,她又没有做过什么,她也不会向平民百姓承认错误。

再可以理解,总不能强抢别人家的新娘子,就连新郎官都抓走吧,叶仇氏当然有话说,还得好声好气说话,潘夫人答应释放叶思凡,还有胡玉儿的事情也得解决,“感谢潘夫人这样通情达理,能够让我儿子回家。玉儿已经嫁到我们家,是我们叶家媳妇,并且与我的凡儿——有过夫妻之实,还望潘夫人能够一并成全。”叶仇氏之所以挑明叶思凡与胡玉儿发生过关系,只希望因此潘富对胡玉儿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叶仇氏哪里知道,潘富可不在乎女方是不是大姑娘,就是小媳妇他也不放过的,只要长得好就行。只是潘夫人听到这种话,脸色沉下来,怎么回事?她来这儿,自然有她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些事情,还是要办的,就是所有事情,照样可以办下去,有足够理由脱罪就不怕。必须和颜悦色,就能够和颜悦色,“我那个混账儿子,有时候,我也管不了,儿大不由爷,更何况是我这个当娘的。我倒有个法子,看看能不能让富儿打消娶玉儿的念头。”至于潘富与胡玉儿也已成过亲,潘夫人才不理会。

潘夫人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潘辉对胡玉儿动什么歪脑筋,对她更不利?是潘少夫人,她儿媳的娘家,他们潘家实在惹不起,就是皇宫中的潘太妃,也不好一定要与人家作对,要是得知详情,估计也绝对不同意潘富停妻再娶,与人家娘家闹翻,所以潘夫人先走这一步棋。至于潘辉怎样打发,到时候自有主张,潘夫人这一晚上没怎么合眼,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是瞎琢磨的,主意早已拿定。

“什么法子?有好主意,潘夫人尽管讲,我们只要能办到的,遵命就是。”叶仇氏没有什么不可以答应的,只要对叶家有利,能够保全他们母子三个人。“反正玉儿也没爹没娘,我想把玉儿收为义女,就姓潘吧,别再姓什么胡。玉儿不是还有个哥哥找不到嘛,他愿意姓潘也可以,我们潘家绝对不会亏待他的。”潘家本来就经常把姓氏赐予他们喜欢的下人。

潘夫人可不知道,黑玉家园并不比他们潘家差,只有更好,胡海狸才不这样好说话,他在人类面前其实是个高傲的主儿,“做我和老爷的义女,就是富儿义妹,他们总不能拿自己义女义妹怎么样,还当老婆使吧。”这也许只不过是美好假想,潘夫人自己知道,潘辉潘富父子俩,很可能根本不把义女义妹放在眼里,可以正大光明把人搁到自己身边,更方便行苟且之事。但是,第一步必须这样做。

第46章:初收义女。试探入宫人。

更新时间2010-5-30 18:15:20 字数:2301

 叶仇氏和胡玉儿可不了解潘辉潘富是怎样的人,就认为会象潘夫人所讲的那样,不能拿义女义妹怎么样,还攀上潘家这高枝,而且胡玉儿,不是,潘玉儿还有个娘家,何乐而不为,婆媳俩对望一眼,意思都是赞同,胡玉儿再次跪倒于地,“如此多谢潘夫人成全。”

“怎么还叫潘夫人?好见望,要叫娘。”潘夫人满副慈眉善目模样。“娘。”胡玉儿羞答答叫出一句,喊陌生人娘,她还真不习惯,不象跟叶仇氏那样自然,这个“娘”若能护佑她与叶思凡,使他们脱离潘富的魔爪,就是叫祖宗,姓什么都无所谓。

“哎。好孩子。”第一步计划完成。潘夫人从自己手腕上撸下一只翡翠玉镯子,套进胡玉儿左手,“这个,就算为娘送给你的一个见面礼。”她还以为她得多珍贵这个东西,她哪里知道人家对人间器物才没有兴趣,在他们黑玉家园内,比这儿好得多的东西,不计其数,都是随便堆放的,她根本不在意,戴这个玩意,还嫌压得手沉呢。

但是,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叶思凡还得依靠潘夫人搭救呢,不然的话,他得经受多么潘富强加给的苦难啊,这苦难中还包括胡——“以后,你就叫潘玉儿,潘玉儿啊。”潘夫人一再强调。“谢谢——娘,我以后就叫潘玉儿。”什么“玉儿”无所谓,本来“胡”姓就是叶思凡一定加予人的,胡海狸从未提到过她玉狐狸也姓胡,胡——潘玉儿望向叶仇氏。叶仇氏轻轻点头,是的,就得按照潘夫人的意思行事,尽可能搭救叶思凡,一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别无他法。

“你们跟我去我家,把叶公子,我那女婿接回来,或者一起住下也可以啊,反正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亲热过火了吧?没有听说过,就是义女,嫁出去,还在“娘”家过的,除非所嫁之人真的特别穷。叶思凡以前穷,现在这个小院没有重新翻盖,也很差劲,但是,他有从黑玉家园拿出来的宝贝,很值钱哪,是准备搬走以后,重建新家的,才不会仰人鼻息生活,还是潘家。

潘玉儿和叶仇氏面面相觑:不会是羊入虎口吧?潘夫人一手拉一人,下保证,“你们婆媳放心,有我在,准保我们一家人过得和和美美,幸幸福福的。放大胆子跟我走吧,到我们家再补个收义女的正规仪式,一家人互相认识一下,再跟叶公子商量商量,以后怎样生活更好,全凭你们自己做主,要留下,要走,以后怎样安排,你们自便。”

是呀,叶思凡还在人家手上,不听潘夫人的行吗,这一切如果都是真的,不失是一个解决难题的好办法,说不定叶家的灾难从此就成为过去,冒险试试,没什么不可以的,冒这个险,结果再坏还能坏到哪儿去,“好吧,一切全依潘夫人(娘)做主。”潘夫人另雇一顶小轿,由叶仇氏与潘玉儿坐上去,与她同行直奔潘家。

是潘夫人接走胡(潘)玉儿,还是向潘家而去,暗中监视的两个打手自然别无话说,只好跟回去,报告潘富最后结果,想必潘富都没意见,有问题也是找潘夫人。叶家所在的村子,人们议论纷纷,他们不理解,莫非叶家还会因祸得福?潘富不吃荤,回头是岸,成佛啦?不可能吧。且看事情如此向下发展,谁也猜不透,摸不准。

既然已经选定褚令镁,褚母并不耽搁,头天定好是谁,第二天,让她收拾收拾东西,就跟随她一起进皇宫,首先参见皇后褚令璩,先问过她是否满意。禁宫大内好气派,金碧辉煌,处处闪烁耀眼光芒,还有股肃杀之气,静穆,庄严。每个人都规规矩矩的,目不斜视,行动轻手轻脚,拿姿作派。宫女,太监的服饰相当讲究,也很统一,一点不比经过精心装扮的她褚令镁差,处处都比褚家更讲究得多。

初次出入皇宫,褚令镁是胆怯的,看人看物都偷偷摸摸的,不敢太直接。她的内心激动不安,从此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和皇后,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褚令璩搞好关系,得到皇上萧宝卷的宠爱,便可以被封嫔封妃,有终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连在褚家她的生母与兄弟姐妹们都会跟随她地位得到提高。想到这儿,她充满跃跃欲试的功利劲头。

进来皇后宫,见到褚令璩,褚令镁双膝跪倒,“令镁参拜皇后姐姐,噢,不,皇后娘娘。”这错误称呼,有意而为之,即显得老实,又不失尊敬,是生母彻夜不眠,集训整个晚上的结果,褚令镁十分机灵,一点,甚至不点就透。

“妹妹快请起。在我们褚家,我们就是姐妹;到这皇宫里,你我共同服侍皇上,还是姐妹。”褚令璩扶起褚令镁,上下打量她。褚令镁双颊红扑扑的,故作害羞状,“姐姐是皇后,是我们褚家的嫡女,我们褚家所仰望者,妹妹只不过是个庶出的丫头,不敢和姐姐相提并论,甘愿为姐姐当牛做马,听凭姐姐差谴。”不敢吗?那还和褚令璩姐姐妹妹的招呼起来没完?。

“妹妹小模样长得精致,美有不胜收,人也乖巧,小嘴都这样甜。”褚令璩对褚令镁满意,她回过头跟褚母决定,“娘,就是这个镁妹妹吧,我看好她。”“那就好。”褚母放下心。褚令镁更高兴,褚令璩这句话,就可以把她真的留在深宫大内,有可能很快当娘娘,“多谢皇后姐姐抬爱,小女子我受之有愧。”

“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皇后娘娘随便派个人传唤我就行。”有褚令镁在,母女俩不好唠体己话,褚母不便过多打扰。褚令璩把一块上好玉佩交到褚母手中,“娘,这个你拿着,当零花钱使吧,别紧巴自个。”“这——”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褚令璩都不见得次次都给褚母东西,她虽贵为皇后,由于萧宝卷不待见,日子过得也不太宽裕,今儿这是怎么的,当褚令镁的面,被她告到皇上耳朵里,总不好吧?。

不过,当皇后的女儿让收下,肯定有她的道理,她又不傻,褚母犹豫一下,还是接过,揣好。褚令璩当然有自己的打算。就算被萧宝卷知道,身为一国皇后,送给母亲块玉佩,尽管是从皇宫里拿出去的,最大又能怎么样,根本无关紧要。最主要的是,能够认清楚褚令镁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和她一条心,能不能成为她的帮手,值得。

褚令镁哪有那样傻,初入禁宫大内,一切都很陌生,褚令璩以外,谁也不认识,因为块玉佩,就和皇后对着干,她还指望她帮助她一步步踏上成功之路呢。

第47章:淡淡催情物。恩威并重。

更新时间2010-5-31 15:43:11 字数:2187

 褚母及早走掉也好,马上就和褚令镁开诚布公好好谈谈,褚令璩先招呼宫女翠儿,“上茶。”她偷偷递给她一个眼色。提前有过吩咐,翠儿也灵巧,心知肚明,倒茶时,便在褚令镁的那个杯子,倒进去一点儿无色无味的液体。

这液体其实就是催情物,褚令璩担心褚令镁的处子之身,不能很好地服侍在床上疯狂索取的萧宝卷,加入些催情成分,只希望两个人在一起时更加和谐,更讨皇上喜欢。当然不可以加得太多,今儿得不到皇上临幸又怎么办,万一表现过分,不象个处子,倒似情场经验丰富,那还了得,岂不弄巧成拙。

“皇后娘娘,茶来啦。”第一杯茶,当然要端给皇后褚令璩,翠儿向她轻轻点头,示意一切办妥。第二杯,自然而然就是褚令镁的,翠儿放得落落大方。乔儿端上两盘小点心。都是褚令璩的心腹在当值。

“妹妹长这么大想必还没有出过家门,即使路上坐轿,肯定也很辛苦,先喝几口茶解解渴,再随便吃些点心吧。”褚令璩的热情,不温不火,恰到好处。“多谢皇后姐姐关心。”褚令镁端起茶杯来就喝,她的确渴,皇宫的东西,皆最上品,香茗色润味甘,点心精巧酥嫩,根本看不出其中有什么诈。

“妹妹,距离午饭还早,过一会儿我就带你到皇宫各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说不定,还能够碰到皇上。”说到“皇上”两个字,褚令璩加重语气,其用意不言自明,“想来皇上也已下朝吧。”

褚令镁当然明白,她进宫就是为了侍候萧宝卷这个皇帝的,褚令璩的意思,也再明显不过,这次,她真的有些害羞,必竟还是第一回。这也算是嫁人吧,却不能象普通女孩儿那样,坐上梦寐以求的花轿,当然很遗憾,唉,谁让她是嫁入帝王家呢——也许其实不算是嫁人,“嫁”字太好听,她现在没名没份,就连个宫女都不如,得首先由独一无二的帝王检阅过,很可能是在身体上检阅过,才有定论,要是不满意,兴许由此以后,便万劫不复,永无出头之日。

皇后褚令璩,现在是唯一的靠山,“妹妹全由皇后姐姐安排。我还真怕,皇上会不会根本看不上我,把我给——然后扔进冷宫,或者干一辈子皇宫里的粗重活。”害羞是没有用的,关键时刻,它不挡吃不挡喝,最好提前讲清楚,尽管有太多不好意思,事关自己的终身幸福与前程,也只能厚着脸皮,放下面子。

正是褚令璩表现自我的时候,“妹妹模样这样好,皇上看到会动心的,妹妹再把皇上侍候舒服些,当时就被封嫔甚至封妃都有可能,妹妹自己也要努力哟。就算妹妹万一得不到皇上喜欢,我作为皇后,掌管后宫,也有册立妃嫔的权力,不会亏待自己亲妹妹。你尽管放大胆子去做就是。当然,在皇上那儿,得小心侍候,绝对顺从他的意思办事,千万不要惹恼他。”萧宝卷的冷酷无情,现在可不向褚令镁透露,省得再吓坏她,不敢到他跟前去。

(17 / 213)
妃有奴皇帝

妃有奴皇帝

作者:名区风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亿人皇帝,万人夫,只是她一个人的奴。 迷恋她的美,跪吻她的足,不在意她是只玉狐,任凭她嚣张,随便她俘虏。 他救下她时,她发誓要给他幸福。 “你永远都是我的!冒犯者,会死得很难看,万劫不复。” 皇帝的弟弟们,和同类黑狐都说:你从我,我帮你灭了皇帝(哥哥)。 皇后说:皇帝是我和美妃我们姐妹俩的。 “我的爱,我的恨,谁做主?。”为你生,为你死,多少血泪,铺就成仙路。 作品关键字:奴皇帝,女尊,宫斗,帝王,潘玉儿,萧宝卷,玉狐狸,修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