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长篇小说名区风华出品神作 妃有奴皇帝全文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0-01-11 12:51 /言情 / 编辑:楚白
新书推荐,《妃有奴皇帝》是名区风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房间里里外外,浩浩荡荡,一、二十号人,全部鸦雀无声,

妃有奴皇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妃有奴皇帝》在线阅读

《妃有奴皇帝》第115章

房间里里外外,浩浩荡荡,一、二十号人,全部鸦雀无声,哪有人敢回答山阴公主的问题呢,那可是在告何戢的状,小心他私底下给小鞋穿,谁也受不了呀,而且,回答得稍有差池,不被算作是弄虚作假,就是挑拨公主与驸马的夫妻关系。

没有人答话,山阴公主就自己思忖,自言自语,“不会吧,什么样的小蹄子这样有本事,可以长时间勾得住何驸马呢。”哪个女人能和她相比,她可是地位最高不可攀的公主,风华也许算不上绝代,比不上潘玉儿吧,也毫不逊色于其他皇宫中的美女,有她在,还有什么民间女子,能让何戢动心,抛开她这儿,一直留恋别处的温柔乡?。

不过,何戢如果没有被别的女人给绊住,怎么长时间也不露面呢,居然敢消极怠工,搪塞、忽视她山阴公主的命令。显然不是以前那两个宫女,最近她们老老实实跟在她身边侍候她呢,比原来消停许多,似乎也被甩了。

没有人开口,弄不明白原因,或许自己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也被何戢瞒住吧。山阴公主还是决定亲自去看一眼,查一查,“走,怪无趣的,似乎很久没有出去转过,今儿外面天气很好,不冷不热,太阳明媚,出院门,在整个府上,特别是后宅的花园,逛逛去。”

后宅,是何戢和他的小妾以及仆从的居所,不言自明,山阴公主有查岗的意思,这一点大家都猜想得到,至于太具体的,她查到、查不到又打算怎么办,当然只有她自己知道,人们只管跟着去就是。

山阴公主只要一出门,太监,宫女,侍卫,男宠,就带一大堆。皇宫里怎么样都好,出来了,在何戢和他的人跟前,就要摆阔气,耍威风,君主的作派,绝对不可以丢。

山阴公主府,虽然远远比不上皇宫,却也极尽可能之奢华,建造得无限精致,美仑美奂,美不胜收,前殿的威仪,和后宅的秀美,谐调地搭配在一起,与皇帝的行宫一般无二,不相上下。

后宅,特别是后花园,也有假山,小桥,流水,长廊,是山阴公主故意仿照皇宫的后花园布置的,她要让自己还有恍如在宫中的感觉。只是长廊上不会出现市集那样的景象,她不喜欢,其实也不赞成萧宝卷那样做,“皇帝哥哥肯定是疯了,是为贵妃潘玉儿疯的,早就疯了,一见到她时他就疯了。”。但是,萧宝卷怎样做,疯不疯,谁能约束得了呢。

 

第322章:公主召见驸马妾。众矢之的。

更新时间2014-8-25 11:03:22 字数:2111

 “到处溜溜,转转,换换新鲜空气,倒也让人神清气爽。”山阴公主一脸详和,是被太阳的暖笼罩的。嫁了人,她就跟以前有不一样的地方,以前,她是个刁蛮的女孩儿,天天在皇宫中跑来跑去,经常找萧宝卷和别人玩,恃宠而娇,过的是快快乐乐的真正的公主的生活;嫁给何戢以后,虽然还可以寻求皇帝、皇宫的帮助,如果实在有必要的话,一般时候,都需要她自己象个大人一样,面对一切。幸好她是公主,没有人敢为难她。反正她是公主,谁还能和她作对。

“今天的天气是格外好啊。”这句话,还可以搭搭茬,队伍中自然就有人和和山阴公主的话,特别是走在最前面的男宠,尽管山阴公主用不满意就会更换,翻脸的时候,都让人闹不清原因,也无规律可循,只要还在被宠幸之时,就是很好说话的,她也不会在她心情尚好的情形下怎么样他们。

何戢都要尊重、要听从的君,山阴公主,府上他的小妾们,碰见,自然更是毕恭毕敬,全部行跪礼,“参见山阴公主。”,只能“自谦”地称“妾身”,甚至“奴婢”,不要感觉到委屈,有时候还是高抬,山阴公主的宫女,她真正的“奴婢”,未必肯放弃宫女的地位,就范只当何驸马的小妾,他的小妾,想成为山阴公主的侍女,很难。

“起来吧。”山阴公主向小妾摆手。小妾规规矩矩站到旁边去,垂首低眉侍立。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平时,山阴公主很少跟她们扯上瓜葛,基本上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又不敢主动问,只能被动等待示下。

“今儿天气很好。去,多叫几个妾来,我跟她们没事儿闲聊聊,必竟,怎么说呢,我跟她们,也就是你们,侍候的是一个男人。”山阴公主的语气不阴不阳,不妖不怪。人们只有听着。山阴公主的宫女按照吩咐去叫人。

“我们向后走走吧,到后花园赏赏花。”山阴公主带路,别人全部尾随着。何戢的小妾越聚越多,有好几个。“你们上来几个。”山阴公主侧过身向后指点。要求的自然是全部上来。男宠与宫女退后几步,给小妾让让地方。

山阴公主的男宠,小妾早就听说过,只是难得相见,今儿仔细一看,果然不同凡响,一个个全部是极品美男子,不比何戢差到哪儿去。还是当公主幸福呀,想要多少个美男子都得得到,不象她们,好多女人天天只能守住一个何戢,望眼欲穿,还很难盼望到他近前来的影子。美好的男宠让她们有些心慌意乱,脸上红扑扑的,哪怕只是拥有一个侍卫,能够长相厮守,朝朝共暮暮,也很好啊,如果不是山阴公主需要她们全神贯注应付,相信她们的眼睛一定会一眨不眨地盯住人家看的。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家都一样,不分男女。

山阴公主有一搭无一搭闲聊天似的问,“我最近很忙,没有顾得上关心,大家知道不知道,何戢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最喜欢在哪个女人的屋子里进进出出呀。”在这个府上,只有山阴公主才可以直呼何戢的名讳吧,她们这些小妾可绝对不敢,包括十分得宠的青云在内,还有他们结亲以后,公主自己的人,相信也都不敢。山阴公主男宠无数,还关心到何戢,她自己的驸马,实在难为她。

难为的,更是何戢的小妾们自己吧,千万不能跟山阴公主抢男人,被不被何戢宠是小事,性命攸关,小心吃不了兜着走,要赶紧表示自己的老实、清白和安守本份呀,还有青云实在可恶,几乎霸占何戢为己有,趁机正好可以告她一状,山阴公主极有可能会惩罚她的吧,管她们呢,让她俩“狗咬狗”去,她们坐山观虎斗,反正没有坏处。

有小妾开口,“回公主的话,我们最近也很少能够见到何相公。何相公最后纳的一房小妾,名字唤作青云,听说是从我们京城最大的**赛红院网罗来的名妓,可会侍候男人啦,何相公自从专有这个青云,天天不分白天与黑夜,只要一有空,就和她打混在一起,已经很少光顾我们的住处,我们只能自叹弗如,甘拜下风,唉。”

小妾的伤感,早已成为习惯。山阴公主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事,她立刻更变颜色,和谐的笑容完全消失,拉下脸来。何戢为一个**女子所迷,这还了得,传扬出去,多难听呀——她险些不敢相信,要得到确认,“这是真的吗?”她不只问何戢的小妾,还有她自己的人,按理说,他们不会一点儿消息也得不到,却没有人跟她提起过只言片语。

“奴婢等绝对不敢撒谎。”另有小妾作证。青云有何戢这个强有力的保护伞,她们这些小妾只能任由她飞扬跋扈,胡作非为,欺负她们,却不能怎么样她,这一回,她们倒要看看,山阴公主,这个在皇宫里都可以非常嚣张,在驸马府上更是被传说的说一不二的女人,拿她怎么办。

小妾都回答过,还有什么可隐瞒的,有什么就坦白什么吧,再把自己的责任推卸干净,“我们一直都在公主身边,侍候公主,只隐约听过青云这个名字,听说是受到驸马爷的宠,我们还以为驸马爷只不过一时贪新,就没有怎么在意,太详细的,至于她的出身,是不是从进府一直被宠到现在,驸马爷都不肯放手,我们实在不清楚。”

与何戢有过瓜葛的两个宫女,根本不把青云放在眼里,她得到何戢专宠,冷落她们,自然气不过,再气不过,希望有人出面惩罚她,恐怕就只能是山阴公主,在她面前,她们才不说话,山阴公主身边的人都很清楚她的脾气,她们俩也聪明,一直小心奕奕最低调做人,不惹那份是非,碍那个眼,以便在夹缝中求生存,相安无事。

 

第323章:登堂、入室,捉奸捉双。

更新时间2014-8-26 14:50:19 字数:2192

 两个侍女会来事,山阴公主也就好说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过去,何戢的女人那么多,根本计较不过来,便宜身边的人,总比便宜外人让她放心。

“这个青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尤物,如此叫何戢上心,不务正义,不在乎名声,只顾贪恋一个**妓女的美色。”贪恋美色,确实算是不务正义吧;把一个妓女纳为小妾,还专宠这么长时间,也可以算得上不在乎名声,问题是这话从拥有许多男宠的山阴公主口中说出来,就怎么听怎么都不是滋味,大巫见小巫吧,别人谁都有权力指责,唯有山阴公主不应该。事实上却是,只有山阴公主指责何戢,别人都不会。而且,别人对于山阴公主的指责,没有半句反驳的话,谁让人家是公主,是君呢。

青云从何戢那里知道山阴公主的厉害,无意招惹于她,无奈她的事偏偏就往枪口上撞。山阴公主派出去叫何戢小妾过来的人回来回禀,“公主,别的小妾,在自己房的,我们都已经叫到,只是一个最后进府的叫什么青云的,她的院门有人把守,根本不让‘闲杂人等’进入,我们听了听,里面隐约只传出——驸马与一个女人**作乐的声音,而且动静非常夸张。我们只好转回来。”

何戢的人现在原来真的在青云那里,就因为个妓女,就不听她公主的召,一直冷落她这个正室结发妻子吗?山阴公主的脸色渐渐由尴尬,转变为愤怒。

有小妾还适时点一把火,“何相公和青云不听公主召唤,想必也在情理当中。青云依仗何相公对她的宠爱,向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就是走个路,一向要求我们闪一边去,绕开她,甚至回避她,我们从来不敢招惹她的。公主你大人有大量,也忍一忍吧。”这哪里是劝山阴公主“忍一忍”,纯粹就是在攻火。除去萧宝卷,山阴公主还容忍过谁呀。

原先与何戢经常在一起恩爱的两个宫女,见时机成熟,也推波助澜,再点一把火,“公主,这个青云,我们俩也见过一次,她的确很嚣张,当时也要求我们俩给她让路,其实道路足够宽,足够过的,谁也不会防碍到谁走路,结果她就要清道。她还跟我们俩说,就是你们公主亲自前来,也得给她让路。”青云哪里狂妄到这种程度过呀。

山阴公主一甩袍袖,她真的生了气,就要管一管,“走,刚才去过青云那的,头前给我带路,我倒要亲眼看看,一个妓女,她能狂成什么样子,不要命了?。”如果真的是因为她,何戢推三阻四,不再进她的房,她一定不会轻饶她。

还没有走到青云的院门口,山阴公主和她的人就听见房子里面传出来何戢和一个女人调笑的淫词浪语,声儿还真大。女人在说的是,“相公,山阴公主老欺负你,你还巴结她干什么,虽然休不得,可以干脆不理她呀,就象皇上一样,把她打入冷宫,往前院一摆,臊着她,说不定呀,过些日子,她自己就闹着要休了你走人,岂不更好。”

“这主意相当不错,可以试试。”何戢顺着青云的话说,他自己对山阴公主也是愤愤不平,还有讨床上女人欢心的成分在里面,其实只不过就是说说而已,他不可能对皇室人物,特别是显赫的山阴公主动什么歪脑筋。尽管,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冷落山阴公主,就相当于把她“打入冷宫”。

山阴公主气得牙关紧咬,右手握成掌头,怒气冲冲直奔声音发源地。“参见公主。”守院门的下人见山阴公主带大队人马如潮水般涌来,立刻全部跪倒,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恐怕要坏事。可是,没有一个敢跑进去通知何戢和青云他们俩,除非活得不耐烦。

“山阴公主要是走了人,相公你就扶正我吧,让我当何夫人,我们也好扬眉吐气,你再也不只是什么山阴公主的驸马。”青云早就企盼这一天。“好啊,只要山阴公主自己肯休了我,走人,我就让你当何夫人。”不管有没有可能性,男人随口就可以答应任何一个女人作他的夫人,只要对方高兴听到,他也高兴说。

“参见公主。”房门前的丫环、仆妇慌里慌张跪倒,声音不大也不小,只可惜房子里面的人听不到,两个肆意放纵的声音盖过外边的动静。山阴公主并不答理那些下人,推推房门,推不开,门是从里面被插上的。山阴公主闪到一边去,武功高强的侍卫直接上脚踹门,力求一脚就把门踹开,也好把里面的情形瞧个正着,什么都不落下。

房门突然“啪”地一声,被大动静打开,几乎震掉。“什么人?找死呀?”何戢怒斥,天底下还有人这样大胆和无聊,居然到他成就好事的房里来捣乱?除了山阴公主,还能有谁呀,她带领何戢的小妾,连同她的人,一涌而入。

“是谁找死呀?”随着山阴公主凛冽地喝问,她和她的人还有别人也就走进里屋。“公主?。”山阴公主居然意外驾到,何戢慌作一团,醒过神来的他连忙拉过被子遮挡他和青云**的身子。

“公主”?青云还是第一次遇到山阴公主,何戢的正妻,更确切地讲,是驸马爷的公主,只见她满身全是耀眼的红与黄,光灿灿的,气度逼人。她也来不及细看,被这么多人撞见她没穿衣服,和何戢一男一女在床上,这还了得,她顾不了那么多,连忙缩进被子里去,抱住何戢的大腿。

何戢感受得到青云在颤抖,她害怕。现在可不是照顾她的时候呀,岂能在山阴公主面前,表示他跟别的女人亲热,那样反而就是害了他和那个女人。他拽过床头的衣服,从里到外,在被子里就自己穿,心里慌乱,表面上还得对山阴公主讨好地讪笑,没话找话,“公主,你今儿怎么这么闲,有空到这儿来?”

山阴公主并不回答何戢的问话,而是命令他,“赶紧给我穿好你的衣服。”她让他穿衣服,自己可不出去等,也不发话让其他人出去,就是被气得故意要看看他的狼狈样。

 

第324章:波折。驸马轻易被原谅。

更新时间2014-8-27 17:33:01 字数:2166

 何戢没办法,他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衣服不慌乱他自己也穿不好啊,更何况心里一直打着鼓,已经慌作一团。他勉强穿上里面的衣服,尽快披件外衣,跳下床,把青云的衣服塞进被子里,叫一句“小云起来”,他知道她应该是不会被轻易放过的,然后就跪倒在山阴公主面前,“公主,请恕罪。”

“你罪在何处呀?”山阴公主的声音幽远,清冷,面无表情,却叫人不寒而栗。认了罪还不行,还得自己叙述罪因,何戢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按照山阴公主的吩咐做,谁让人家是君,是公主,他只是个小臣,是驸马呢,“我不应该和一个小妾在一起打打闹闹,而不去拜见公主。”

(115 / 213)
妃有奴皇帝

妃有奴皇帝

作者:名区风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亿人皇帝,万人夫,只是她一个人的奴。 迷恋她的美,跪吻她的足,不在意她是只玉狐,任凭她嚣张,随便她俘虏。 他救下她时,她发誓要给他幸福。 “你永远都是我的!冒犯者,会死得很难看,万劫不复。” 皇帝的弟弟们,和同类黑狐都说:你从我,我帮你灭了皇帝(哥哥)。 皇后说:皇帝是我和美妃我们姐妹俩的。 “我的爱,我的恨,谁做主?。”为你生,为你死,多少血泪,铺就成仙路。 作品关键字:奴皇帝,女尊,宫斗,帝王,潘玉儿,萧宝卷,玉狐狸,修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