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名区风华写的古代类小说 妃有奴皇帝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1 12:51 /言情 / 编辑:陈教授
小说主人公是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的书名叫妃有奴皇帝,本小说的作者是名区风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1261748

妃有奴皇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妃有奴皇帝》在线阅读

《妃有奴皇帝》第105章

“问你呢。”潘玉儿才不会轻饶萧宝卷。萧宝卷挠挠头,答非所问,“送都送过,总不能再要回来吧?”“为什么送她?”“朕送给别人的东西很多呀,就算当时有理由,应该肯定有理由,朕哪里还记得住那么多。”送给妃嫔的,基本上都是因为侍寝,萧宝卷可不敢明说。

“哼,我还没有得到过你的一块布呢。”潘玉儿又转到这个话题上来,她嫉妒,好几匹彩色绢绸,在阳光下烁烁生辉,实在漂亮,还是外国进贡的,这个问题萧宝卷还没有回答。“送些布料算什么,朕给玉儿的,不都是做成的成衣嘛,最好的料子,宫里的裁缝精心细作。朕把朕的私印,象征朕的九龙玉佩,甚至包括朕自己,就是整个皇宫,都给了玉儿,朕的都是玉儿的,朕也是玉儿的,玉儿还挑别人的几匹布?不值当的啊。”哪头轻,哪头沉,潘玉儿总不会不明白吧,不过,吃醋的女人不讲理,的确应该是这样。

 

第295章:逛市集,相中大花瓶。

更新时间2014-7-29 20:36:15 字数:2067

 反正潘玉儿心里就是不舒服,“以后呀,不准你随便乱赏赐女人东西,得首先经过我允许。”“是,是,是,遵命。”萧宝卷也不打算赏别的女人东西呀,他又不再临幸其他女人,就算赏,也是光明正大的理由,没有什么背人的,提前跟潘玉儿打招呼,请示她,经过她同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也去瞧瞧人们都在卖些什么东西吧。”潘玉儿牵起萧宝卷的手,往长廊上走。萧宝卷当然跟随,紧紧不离潘玉儿左右,如果说她以前遇到过危险,是由于少人保护,这种在人太多的地方,更不保险,陪同她逛逛市集,只要她喜欢,他还是赞同的,本来就是为她设立的嘛,“好啊,玉儿喜欢什么东西,统统买下,朕送给你。”

“你有带钱吗?”皇帝买东西,也不能破坏规矩,得给钱吧。“朕当然有带钱,今天市集开张,朕带玉儿来,怎么敢不带钱。”萧宝卷从兜里掏出一把散碎的金子,“要是不够呀,朕再让他们回去拿。”为潘玉儿,他一向准备得面面俱到。

“你这些金子,能买多少东西?”潘玉对金银没有概念。“试试看吧。”萧宝卷对钱同样缺乏概念,他自己也没有买过东西呀,为了让潘玉儿玩得高兴,才带上的这些金子。“好,试试看。”潘玉儿拉萧宝卷直奔长廊内。行走在中间,看、买东西的人们立刻提神屏气,尽量往边上躲,把中间的路让出来。卖东西的更是毕恭毕敬,低头垂侍。

“你们只管忙你们的,朕只是带贵妃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可买。”难得萧宝卷如此平易近人。就是这样人们也不敢怠慢呀,还在讨价还价的声音当中,明显带有警醒的意味,在偷偷查探萧宝卷走到哪儿,在忙什么,他们也好随时做迎接圣驾与被责难的准备。

珠宝首饰,胭脂水粉,潘玉儿不稀罕,她突然看到地上立个大花瓶,足有一人来高,“哇,皇上,这个也是花瓶吗?得放什么花,才有这么长呀?”“这个主要是用来看的,欣赏花瓶本身。放花得扎成大束,摊开在上面,掉不下去就好。”萧宝卷随口解释,他也不用这样大的花瓶。

“这花瓶上的绘画,与花瓶本身的颜色,好象也不怎么好看,不怎么精致。”潘玉儿围大花瓶转圈,“要不,我们买一个回去摆两天玩,它好大呀。”啊?不好看,不精致,还摆萧宝卷的寝宫两天?就因为“它好大”,图新鲜呀?

萧宝卷不喜欢,可是潘玉儿作出决定,他还是乐意买,“这花瓶谁的?多少钱?”旁边立刻有一个宫女,屈膝行礼,地方小,实在跪不下,要不然,她肯定会下跪的,“回皇上的话,是奴婢的主子,嫌它占地方,碍事,又只是这样一个瓶子,实在没有什么用处,今天市集开张,就让奴婢拿出来,尽量把它卖掉。”

“你的主子是谁呀?”主子亲自来,萧宝卷也不一定认识,他经历过的女人无数,有多少能有印象的呢,更不用说和潘玉儿相提并论,就是能赶得上美妃宠的,也不见得有过几个。宫女还得老实回答萧宝卷的问话,“奴婢的主子是良嫔。”

萧宝卷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尽管妃嫔大多应该都是他自己册立的,还是只问东西吧,“这个花瓶你和你的主子要卖多少钱?”刚才潘玉儿说要这个花瓶,现在是萧宝卷问价,良嫔的宫女都听得到,她哪里还敢要钱,相信良嫔自己也是这个主张,“皇上和贵妃娘娘喜欢,尽管拿去,皇宫里的一切,就连奴婢以及奴婢的主子,都是皇上的,皇上拿自己的东西,奴婢万死也不敢收钱。”

“哎,你这就不对,在市集上,大家做的是买卖,公平买卖,可不能以权压人,以权谋私。你主子的东西,岂能全部白让与朕,朕也不是那种夺别人东西的主儿呀。给你。”萧宝卷也不再问价,随手掏出一块散碎金子,丢到那个宫女眼前,吩咐身后的侍从,“给朕和贵妃抱上。”

能抱上走就不错,这个花瓶简直和一个人的身量差不多,甚至体重也相仿佛。抱着实在费劲,抬也不是办法,长廊本来就不长,市集不多大,两个人一抬,中间这段路,甭想再顺顺当当过去人,谁还敢过呀,别把萧宝卷新买的花瓶再给人家碰到,摔坏,算谁的呀,去哪儿找个一模一样的赔偿。“你们先抬回寝宫,别在这儿碍事。”还是萧宝卷有主意,赶紧把抬花瓶的人哄回去。

小东西潘玉儿也买不少,玉器、宝物她看过、也有太多,不介意,倒对古朴的玩意相当有兴趣,哪怕只是一块还没有开、不知道有没有玉石的石头,就是一块鹅卵石,圆圆滚滚的,也能吸引她注目,在紫金山上还真没见过这么圆这么光滑的小石头,她也要买过来。萧宝卷明明知道不值什么钱,只要潘玉儿喜欢,就顺手丢一块碎金子给卖主,也不再问什么价格,他知道他的金子的份量,不过,只要能讨她开心,花再多几倍的钱都算值得,也愿意。

一阵骚乱,有两个女人尖叫的声音传来,“这是我的。”“是我先发现的,归我。”“我出的价高,归我。”两个人争执不休。“过去看一眼不,市令?你给调解调解?”萧宝卷就是要给潘玉儿找点事干,也就是找些乐玩。“我?呵呵,我是市令,是这个市集的总头耶,好呀,过去看看。”潘玉儿乐不可支,瞧热闹,她喜欢,似乎比听歌看舞更有意思。

梅虫儿比萧宝卷和潘玉儿到的还早。争吵的是两个妃嫔,她们俩互不相让。“两位,娘娘,主子,”只是妃才有资格被称为“娘娘”,嫔,梅虫儿尊敬她一声“主子”,“你们两位因为什么事争执呀?”他是整个市集的负责人哪,出现混乱局面,特别是萧宝卷还在旁边看着,他得管呀,不能放任人们这么乱哄哄的。

 

第296章:鸡血镯纠纷意外圆满收场。

更新时间2014-7-30 13:54:28 字数:2081

 妃先开口说话,她地位高呀,当然自以为权力就大,“这副鸡血镯我喜欢,我出价也高,价高者得嘛,我要,她却不肯相让。”嫔也有理由呀,“我先拿到手的,和摊主谈好价格,放案子上,正在掏钱,就被她抢去,要出比我多二两的银子买下,她非得买,我当然不服气,明明是我先买到手的,凭什么因为她地位比我高,就要事事都比我强,什么都抢别人的。”

那对鸡血镯,的确红得十分可爱,难怪两个人要争执不下,谁也不肯放弃。这可怎么办?梅虫儿头疼,人家两个可都是主子,尽管他并不是一定不敢得罪她们,可是无论得罪哪一个总归都不好,也显得不公平呀,“这——”这个负责人还真不好当。

两个女人谁也不肯让,吵吵得大声,长廊本身又不太长,就算人们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还有一段距离,声音一大,也听得清楚。来到出事地点前,萧宝卷与潘玉儿就听说两个女人是为什么事情起的争执。“皇上。”梅虫儿看到萧宝卷,一颗心这才放下,连忙向他行礼,现在,他就可以退到一边去,主子们就是难以管教,还是让管得住她们的人自己来吧。

“玉儿说应该怎么办?”萧宝卷征询潘玉儿的意见,他可不让她闲着,要给她找些事干,找点乐玩,“你是市令,这事应该归你管。”“归我?”潘玉儿皱眉头,她哪里有什么主张,她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你,你们,出出主意看看。”经常上金殿,她也跟萧宝卷学到些东西,她看他就经常召集群臣议政,让他们想办法出点子,他选择其中最优者使用,她也可以吧。

萧宝卷不想太为难潘玉儿,“作为市魁,朕先给玉儿出个主意吧,你看行不行。”“嗯。”潘玉儿忙不跌点头,她才不管萧宝卷的主意对不对,好不好,他怎样说,她怎样办就是,她反正是分不出谁对谁错来。“当然是谁先跟卖主谈好的价钱,东西就归谁。”萧宝卷指指当妃的,“你非要,可以啊,再从她手上买过去就是,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卖,那是你们之间商量的事。”他又指指另一个。

“皇上英明。”嫔以最快速度掏出与卖主商量过的钱数,塞进那个摊主手里,从妃手上抢过鸡血镯。可想而知,她好不容易才得到手的,又不缺钱花,肯定不卖。

妃撅嘴,她不死心,不过,她有心眼,潘玉儿才是名正言顺的“市令”呀,市集当中最大的头,萧宝卷都得听她的,不只是在这个市集上,甚至任何事情也毫不例外,宫内宫外灵通的人几乎都知道,这是不用公开、早已公诸于世的秘密,她还没有发话呢,她上前拉住她的袖子,哭哭啼啼地求请,“贵妃娘娘,你可要给我做主呀,我好喜欢那一对镯子,你看它红得多可爱啊,我很想要,你就叫她让给我吧。”

“哦?”还有这样的妃?搁在平时,早被教训得服服帖帖的,也不敢嚣张至此呀。萧宝卷没有再说其他的,他瞪大眼睛,倒要看潘玉儿如何处理眼前的麻烦,只要她有事干,不闷就行,她实在解决不了,他再出面,替她收拾残局。“既然你们俩都喜欢,不是有两个嘛,就一人一个呗。”啊?萧宝卷更惊讶,恐怕也只有潘玉儿才想得出这样的解决办法,那镯子是一个手腕上一个,成对的好不好。

“你们俩的喜好相同,就是有缘,镯子也一人一个,表示就要情同姐妹,以后和和睦睦相处,互帮互助,岂不更好。”潘玉儿劝和两个人,她对**女人虽然没有什么好感,与解决这种纠纷没有实际联系呀。

能得到一个也好,妃不会在乎,还能和另外一个女人和睦相处,何乐而不为,更何况有潘玉儿说和,她一把抢过卖主手上嫔递过去的钱,还给她,自己掏出相同数目的钱,交给卖主,“妹妹,贵妃娘娘真是高见,我看我们俩一人一个镯子,以后情同最好的姐妹相处吧,你看好不好?”

上妃主动示好,一个嫔还有什么不乐意的,不用自己掏钱,就得到个招人喜爱的镯子,还落一人情,再说,有潘玉儿从中作主,谁敢违抗她的意思,想让萧宝卷重重惩罚怎么的,她忙把其中一个镯子亲自给妃套到她手腕上,自己戴另一个,两个人的胳膊并排一起摆出来,“姐姐,你看,我们这镯子可真是一对姐妹镯,也预示我们的人是最好的姐妹。”

妃嫔两个人皆大欢喜,她们一起谢过潘玉儿,“谢谢贵妃娘娘,你帮我们解决难题,还让我们成为好姐妹。”两个人真的能成为好姐妹吗?也许是吧,在这皇宫里,到处都是寂寞独处的女人们,还有什么好争的,不在一块儿相互热闹热闹,取取乐,增进友谊,还能做些什么呢,争不来宠,还可以互相扶持着走完这一生呀,让生命不再只有孤独相伴。

潘玉儿才不管两个人是真好还是假好,“问题解决,你们各忙各的吧。”她也要忙别的去,忙玩别的去。“玉儿。”萧宝卷的表情,与叫人的语调,可非同一般。潘玉儿刚才只顾为那两个女人调解,把萧宝卷忘到一边,现在才看见他满脸的置疑与奇怪,她更要吃惊,“你怎么回事?”

“玉儿,朕刚刚才发现,你的歪打正着,比朕以法以酷刑治人还管用,收效更大呀。”两个本来争执不休的女人,经过潘玉儿不经意地调停,变得就跟好朋友一样,萧宝卷不能不叹服。萧宝卷的话,潘玉儿却不理解,“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呀?什么歪打正着?什么以法以酷刑治人?还比你的还管用,还收效更大的?”

解释给潘玉儿听,恐怕只能越解释越糊涂,萧宝卷干脆只说结果,“总而言之,就是朕发现,这个‘市令’,你非常趁职,朕委认你,委认得最对不过。”“你这是夸我?。”这个,潘玉儿还听得出来,被萧宝卷夸奖,她也很高兴。

 

第297章:砸锅卖铁也不去见皇帝。

更新时间2014-7-31 17:01:30 字数:2091

 “朕当然是夸玉儿,朕只会夸玉儿。”萧宝卷不记得什么时候埋怨过潘玉儿,除了她与别的男人有往来之外,那也只是因为爱得太真挚,“玉儿。”他低下头,下巴蹭到她的额头。“少来,这儿这么多人呢。”潘玉儿把脸扭向一边,两颊泛起红云。“你是说,我们回寝宫?”萧宝卷的意思很明显,他要与潘玉儿亲热。

“老老实实陪我逛市集,我还没有玩够呢。”够了,这个时候也不能说。“好吧,让朕干什么都可以。”那就再陪潘玉儿多玩一会儿呗。

“刚才那对鸡血镯,玉儿可喜欢?玉儿如果喜欢,朕就都给你弄过来。”还是萧宝卷有权威,他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两个女人抢得热火朝天,那对鸡血镯真的好吗?萧宝卷并不觉得。他想到的是,如果女人们喜欢,潘玉儿是不是也一样,她什么态度?只要她喜欢的东西,他愿意尽最大可能让她都得到。

“我才不要,红红的,象血,多难看。”潘玉儿很少佩带红颜色的东西,自从她变化成人以后,当时,胡海狸的血,紫金山上其他人的血,还有很多的血,让她对红色,产生有恐惧心理。

一女人揪个小太监来到梅虫儿跟前,他是市集的负责人嘛,出什么事,当然找他,“梅公公,这个小公公把根假玉簪卖给我,明明就是羊脂的,他非说是玉的,我还找人鉴定过,最后确定是羊脂的。你说,这件事怎么处理?”

梅虫儿头疼欲裂,这揪人来的,也是一位妃呀,集市上买东西的,差不多都是主子,他哪一个也得罪不起呀。尽管他还算是潘玉儿身边的最红人,可是,他的主子就连自己的事都不管,又怎么会照顾到他呢,仅凭他自己八面玲珑,谁也不得罪,还得巴结有权有势的过日子,其辛苦可想而知。

而同为太监,相煎何太急。不过,还是得冲没权没势的人发火,“你的簪子是羊脂的,为什么骗娘娘说是玉的,买你的?不要拿不值钱的小玩意来充数嘛,这里买东西的大多都是些妃娘娘、嫔主子,就是宫中别的人,哪个不是一个比一个聪明,能干,你蒙得了谁呀?。”

小太监被问到话,才敢大喊冤枉,“梅公公,你可要替我做主,说句公道话呀。羊脂玉也是玉吧,这簪子做工很精致,是有一次我办事陆公公非常满意,赏给小的的,小的一直把它当宝贝一样供着。小的只是想在市集上换两个钱花花,提前也没有讲过是什么材制的呀,是娘娘自己以为是好玉做的吧,小的我有眼无珠,实在不大认识呀。最后也只不过是以二十两银子成交的,在这个市集上来说,很贵吗?”

梅虫儿更头疼,他面露难色,还是他们太监的总头、大总管“陆公公”赏给这个小太监的东西,谁敢说不值钱哪,可是,妃照样得罪不起,这市集负责人,还真是不好当的。

(105 / 213)
妃有奴皇帝

妃有奴皇帝

作者:名区风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亿人皇帝,万人夫,只是她一个人的奴。 迷恋她的美,跪吻她的足,不在意她是只玉狐,任凭她嚣张,随便她俘虏。 他救下她时,她发誓要给他幸福。 “你永远都是我的!冒犯者,会死得很难看,万劫不复。” 皇帝的弟弟们,和同类黑狐都说:你从我,我帮你灭了皇帝(哥哥)。 皇后说:皇帝是我和美妃我们姐妹俩的。 “我的爱,我的恨,谁做主?。”为你生,为你死,多少血泪,铺就成仙路。 作品关键字:奴皇帝,女尊,宫斗,帝王,潘玉儿,萧宝卷,玉狐狸,修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