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小说代表作 妃有奴皇帝精彩全文阅读

时间:2020-01-11 12:51 /言情 / 编辑:萝拉
主角是萧宝卷,潘玉儿,叶思凡,玉儿,胡玉儿的小说叫《妃有奴皇帝》,是作者名区风华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424章:主战。皇帝的饭不好吃。 更

妃有奴皇帝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年代: 古代

《妃有奴皇帝》在线阅读

《妃有奴皇帝》第150章

第424章:主战。皇帝的饭不好吃。

更新时间2014-12-4 22:56:52 字数:2112

 萧衍的具体要求,真的还用问吗?肯定过份得不得了,要不然,怎么会把几万兵马都堆到皇宫门前来,不只是示威,还有打大仗的架式,指不定他非要得到他的皇位呢。萧宝卷欠欠身,语气不紧不慢,其实内心紧张、郁闷得很,“如果非战不可,哪位爱卿替朕打这头一阵呀?”应该不是如果,而是必须的吧。

有的武将开始向后面的殿墙根儿、向不容易被萧宝卷注意到的地方缩身。官职虽然不小,可是手下无兵,只有大内密探与侍卫、护卫,这些个人物长时间只行走在宫中,养尊处优惯了,一向心高气傲,他们只听从萧宝卷的号令,别的人都难以掌控与支使,吃败仗,恐怕只是他们这些外将的责任,与宫中人物无关;战胜了,功劳肯定大部分被他们霸占去,谁愿意抢这个只有过没有功的差事,更何况还是跟萧衍的几万大军作战。

朝中也有个别武官自幼熟读三纲五常的圣贤书,并不存在什么私心,忠肝义胆为国为君,肯上前凑的,还包括那位与宫女在宫中集市上抢碎花瓶,被潘玉儿罚过银子,吃“大亏”的苗将军。

当然,象苗将军这类人想得更多的是混水摸鱼,和平时期,哪里用得上、显得出来他们这些武将,武将只能起于乱时,正是现在这种时候,这个时候再不抛头露面,更待何时,一味当缩头乌龟,肯定没出息,趁战时有一番作为,才能光耀己身,光宗耀祖,还恩泽于后人。有这种思想的,在肯出战的人当中,恐怕还不少吧。谁还没有个私心呢,只要是活人,还活在世上。

出班向前两三步,跪倒几个武臣,“皇上,微臣不才,愿意为皇上分忧解劳,只要皇上有需要,有旨意,臣等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皇上,真的要和衍王开战吗?不听听衍王有什么话说吗?我们也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萧宝卷这才总算长出一口气,有武将自动请缨,愿意出战萧衍,不至于是他亲自领兵带队就好,“萧衍的几万大军都扎营到朕的宫门口来,他还有什么好话会说给朕听呢?。你们几个是好样子的,是朕的好臣子,还没有开战,朕先立你们战功一件,等打胜这场仗,朕再一一封赏,肯定少不了你们每个人的好处。”

问题是,这场战争真的能打胜吗?以少胜多的例子并不是没有,大家也都是武功高强之辈,单打独斗当然不把萧衍他们的人放在眼里,可是,敌太众,我太寡,众寡实在悬殊呀。还有,就算能够艰苦打胜,打胜以后,萧宝卷真的会论功行赏吗?他除了对潘玉儿大方,还对哪一个肯付出过。

不行,战功既然已经被先立下,有关奖赏现在就得要,特别那位苗将军,“皇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皇上是不是给出战的将士些什么物质奖赏,哪怕只是顿好饭好菜,大家也更乐得为皇上卖命。”

怎么?还没有出战,先讨要好处,哪怕只是一顿饭?萧宝卷把龙胆一拍,脸阴沉得就象要下雨的天,“嘟,大胆,还没有出战,先向朕要求奖赏,岂有此理。朕给你们高官厚禄,平时也没有短你们俸禄,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们还没有为朕做出过什么贡献呢,要你们干些你们自己应该做的份内之事,还好意思向朕要这个,要那个?。赶紧给我积极准备应战去,打胜仗以后,还差不多;如果败下阵来,连个萧衍都对付不了,朕先拿你们开刀。”这也算是恩威并施吧。

“是。”武将除了答应这个字,没有别的话可说,如果没有死在战场上,只是被萧宝卷杀掉,还是以贻误战机的罪名,岂不落下千古骂名,让后人一直都抬不起头来。对付萧衍的决议,到这会儿,才算商量完毕,拿出个决议,基本上还是萧宝卷自己做的主,他顺顺气:这还差不多可以将就。

“事情紧急,一大早就唤众位爱卿来,还都没有用过早饭吧?让御厨房做些好吃的,你们都跟朕一起吃。”萧宝卷哪儿有不管饭的道理,皇帝的饭,总不会次的,何至于非提出这种类似的要求不可,仿佛向他勉强要求一样,他主动乐意给,便成为另一回事。急急忙忙把朝臣召进宫来,还是萧衍造反的事,谁来得及在家吃早饭呀。“谢皇上。”大家还就得真的感激,不年不节的,萧宝卷能请大臣吃个饭,可几乎绝无仅有。

萧宝卷在最前面,紧随他身后的是他宫中的侍从,最后面是朝臣,跟着他缓缓向外走。萧宝卷刚刚传令给御厨房,御厨房准备这么多人的饭菜,也得需要些时候吧。“等吃过饭,武将就准备跟萧衍开战的具体事宜,文臣跟我到皇宫南城楼上去,质问萧衍到底想要干些什么,听听他自己怎么说。”“是。”这是萧宝卷听到最多的一个字。

忽然间想起什么,萧宝卷皱皱眉,向群臣中间望一眼,“朕怎么总感觉有谁没来呀?。”“禀皇上,”管出勤的太监答话,“国师跟季大人没有来,他们俩告过病假的,委派的是他们自己的兄弟或者妻女,跟守宫门的太监和护卫打的招呼。”“国师告病假?”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时候,萧宝卷可听说国师跟萧衍的交情不浅,他自称他是他最好的朋友,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还是他不参与他们两边的争斗,要躲开去,谁也不得罪?

“这——”大臣要告病假,就是不来,管考勤的太监无话可答呀,现在是非常时期,出不去,就是搁在平时,也没有到大臣府上向人家去核实过的呀。“不来就不来吧。”是没办法去生拉硬拽,等战事平息以后,再责问具体原因吧,反正不是跟胡海狸这样的妖孽开仗,有没有国师,只是少一员良将,并不要紧。

 

第425章:正缠绵,皇上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4-12-5 15:18:23 字数:2110

 “玉儿。玉儿。”潘玉儿睡得还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叫她,她不睁开眼睛,甚至睡眠状态都没有苏醒过来,“皇上。皇上,你回来了?”“玉儿,我是胡哥哥。”胡海狸轻轻推推潘玉儿,想让她醒醒,试着推两下,就坐在她的床边,伸出双臂,要把她搂进自己怀中,他好想她。

“胡哥哥?”听说是胡海狸,潘玉儿终于肯睁开眼睛,看到他伸向她的双臂,她抬起身就扑进他的怀抱,“胡哥哥,我好想你呀。”“我更想玉儿。”的确如此。胡海狸亲吻潘玉儿的脸颊,抚摸她的后背,“我没想到皇上今天那么早就上朝去,现在才得知消息,便忙赶过来找玉儿。”

“衍王把兵马拉到皇宫前面来,他造了反,皇上很着急,天还没有完全亮就找大臣们处理这件事去。那个时候太早,我只想赖床,皇上就没有带我去。”潘玉儿突然想起来,“我要是叫梅虫儿他们找你过来多好,是吧?”

“那个时候还太早,玉儿应该好好睡觉才是。”胡海狸同样心疼潘玉儿,不希望看到她“过于操劳”。至于萧衍造反,他已经知道,他与萧宝卷之间的过节,他才不关心,他们自己人尽管斗去,又不是救过他一命,并且被灭门的萧懿,“衍王造反,皇上这样勤勉,也应该啊。”他只怪他自己睡懒觉,应该更密切注意玉寿殿这边的动静才对,出这么大事,肯定得有异常哪。

“玉儿。”在别的男人睡过的床上,还有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她再做些什么,心里总不是滋味,胡海狸顾不上太多,他一只手揽住潘玉儿的腰,另一只手给自己宽衣解带,只想尽快到床上去。潘玉儿不反对,只是,“皇上也许不喜欢我们俩这样,他还没有答应我们可以在一起呢。”等萧宝卷答应,那是不可能的,胡海狸宽慰潘玉儿,也宽慰他自个,“就一会儿,没事儿,皇上跟许多大臣商量对付萧衍几万大军的事,京城缺少应敌的力量,地方上的军队一时半空又赶不到,有他们忙的,应该回不来这么早。”“哦。”潘玉儿愿意相信就是这样。

胡海狸很快脱光他自己的衣服,就上了潘玉儿与萧宝卷的龙床,紧接着两个人紧紧粘到一起。偏偏萧宝卷就在这种时候赶回玉寿殿。早饭摆下,他掂记潘玉儿自己怎么样,饿不饿,他还想带她一起到南宫门城楼上去呢,就吩咐人把他们俩的早膳挪进玉寿殿,他自己提前回来。“玉儿,你睡醒没?”他刚刚走近里间,就大声吵吵,要带她出去,面对萧衍,自然不担心吵到她,就是要吵醒她。

“啊?”潘玉儿和胡海狸都慌乱,两个人停下还没有进行完的动作,潘玉儿不知所措,胡海狸也在稍作迟疑。“玉儿。”萧宝卷越来越近,似乎很快就可以撩开所有床缦,到最里面来,正好可以看到在床上的两个人吧。

“隐身吧,胡哥哥。”潘玉儿小声提醒。“还有衣服呢。”人可以隐身,摊在床头、地上的衣服总会露出马脚。“这可怎么办?”潘玉儿把声音压到最低,还恐怕萧宝卷能听得见,他几乎已经近在咫尺。胡海狸迅速下床,把他的衣服抱成一团,滚进床底下去。

胡海狸也就是刚刚掩起身,萧宝卷就走进来,他看到潘玉儿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定他,不禁笑一笑,“玉儿醒啦?朕喊玉儿,玉儿怎么不应一声?。”“我——”潘玉儿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好,胡海狸现在就在床下,他自己穿好衣服隐身没有?刚才他还在她的床上,她怎能不慌张。

被子皱皱巴巴的,缩成一团,潘玉儿香体横陈,半露半掩,汗渍淋漓,就象和他在一起激战时差不多,刚才还有异常的响动传进耳朵里,萧宝卷不得不产生怀疑,特别是床底下,居然露出来一角男人的衣服,那衣服显然不会是他的:莫非,趁他这会儿功夫不在,胡海狸就偷偷来过?并且就躲在床下面,还没有走?

萧宝卷双眼向床下瞅,弯下些腰去,伸手就要掀起床围来看个究竟。“皇上。”潘玉儿的声音有些颤抖,惊惶失措的她一把拉住萧宝卷的手,她不是害怕被他发现她跟胡海狸在一起,她认为她跟他在一起再正常不过,她只是担心他知道以后,会想方设法对付他,阻挠他们在一起,以后甚至连面都见不到。

潘玉儿天天和自己在一起,如果不是特别需要,就象需要萧懿释放胡海狸那样,她不会乱来的,如果有男人,也肯定就只是胡海狸。如果发现到胡海狸,还能怎么办?现在也不是和他理论的时候呀,萧衍的大军还在宫门外呢,国师也不在这儿,有谁可以擒拿他呢?。

理智上虽然应该暂时放过这件事,可是,看到潘玉儿有意袒护床下的人,很可能就是胡海狸,萧宝卷还是气不过,几乎要恼羞成怒。萧懿放过这个祸患,留他一条小命儿活在这个世上,两个人还占尽他的贵妃的便宜,当时就毒死他,并且最后灭他的满门,一点儿错都没有。她只是拉住他一只手,他还有另外一只呀,他还是“刷”地拉开他们这边的床围。

可想而知,什么都不会发现,床下虽然小,胡海狸穿个衣服,要是普通人肯定做不到,对于万年的黑狐狸来讲,还是不成问题的。穿好衣服,也就可以隐身,萧宝卷掀开床围时,他就立刻隐起身形。只不过,漏掉一点儿,就是最外面的外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萧宝卷就抓住这件衣服,拿到眼前仔细辨认,他似曾相识,好象看胡海狸穿过。的确是这样,胡海狸的衣服就那么几件,不象皇帝与贵妃,经常更换,穿的每天几乎都不一样。“这是谁的?”萧宝卷显然在问潘玉儿,尽管看起来象是自言自语。

 

第426章:衣服是皇帝的。也算两军对垒。

更新时间2014-12-6 19:28:15 字数:2185

 “啊?”除了装糊涂,潘玉儿不知道还应该怎样回答,如果实话实说是胡海狸的,萧宝卷会不会生气,能够接受吗,似乎根本就不可能。向床底下望去,的确不见人影,是隐了身,她这才长松一口气,有下文,“那,皇上,你说是谁的?”既不撒谎,也不说实话,只是要他自己猜。

“哈。”萧宝卷尴尬地笑两声,说出去这衣服是胡海狸的,对他难道还有什么好处吗?就算他就隐身在他身边,他也看不见,抓不到啊,白白自个落个名声败坏。怎么办?似乎只有一个法子,“唔,朕想起来,是朕自己有件这样特别些的衣服,那天随便丢床底下,宫人看不到,就没有拿出去洗,朕也忘记吩咐他们一声。”他宁愿承认衣服是他自己的,也不在别人面前还给他自己戴绿帽子,让潘玉儿也被国人说三道四的。等看见国师,让他请一帮法力高强的术士,再合伙对付胡海狸也就是。

“啊?”潘玉儿却不能理解,萧宝卷为什么要承认胡海狸的衣服是他的。萧宝卷不愿意过多解释,他把衣服丢回原处,也就是龙床下。他出去一会儿,潘玉儿就背着他偷偷摸摸与胡海狸来往,特别是在这种被萧衍的大军所困的时期,更让人感觉到愤愤不平,委屈,还有憋闷,他撅起嘴,“我要去南宫门城楼上跟萧衍对话,你跟不跟我去,还是——?”还是要趁他不在,继续私会胡海狸呀?他可不允许,尽管没有明言。

萧宝卷的脸色很不对,潘玉儿不是看不出来,在他气不过、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最好还是顺从他,“皇上希望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萧宝卷总算好受一些,“那玉儿起床,跟我一起去。”“好啊。”潘玉儿恐怕还是第一次利利索索起床,这样听萧宝卷的话吧。萧宝卷自己给潘玉儿穿衣服,并且忍不住搂抱她,亲吻她。隐身,却还没有躲出去,只是爬出床的另一侧,在旁边观看,别人都瞧不见他的胡海狸,心里同样很不是滋味,只要看到潘玉儿和萧宝卷或者别的男人在一起。

早膳很快端上来,摆放齐整,美观。萧宝卷和宫女为潘玉儿梳洗完毕,“玉儿,吃些东西,我们再过南宫门去吧。”“我还不饿。”尽管这样说,潘玉儿还是抓起一块龙凤成祥的菜,塞进嘴里。“玉儿,不着急,慢慢吃。”萧宝卷给潘玉儿盛汤,他其实着急,并且吃不下什么东西,只因为萧衍的几万大军,在他的家门外驻扎着呢,但是,他愿意为她留停,让她吃饱吃好以后再办正事。

潘玉儿胡乱喝两口汤,就拉起萧宝卷的手,“走吧,我们找衍王算帐去。”她这样着急,并不以为胡海狸还会被发现,受到责难,必竟他肯承认衣服是他的,就没事儿,而是设身处地为他着想,那么早就急于上朝,与群臣商议对付萧衍的事,跟他对话,也肯定得尽快吧。她看得出他一直心事重重,很不高兴,只想尽量讨他多开心些。

“好啊。”潘玉儿没意见,萧宝卷又的确很想听听萧衍这个“叛贼”现在怎么说,也好决计到底怎样对付他,那就赶紧的吧。“嗯。”潘玉儿答应得痛快,只要萧宝卷喜欢就好,她可意识不到萧衍和他的三万军队有多危险,她只是听说,还没有亲眼见到呢。

萧衍的队伍,也就是三分之一,一万人左右吧,在护城河对岸,已经摆开阵式。其他的两万人马也没有得闲,大臣们差不多都进了宫,他这才命人把皇宫四周团团包围,只许进,不许出,跳墙都办不到,附近都有他的将士把守,彻底切断他们对外联络的后路,与外界隔绝。他还不相信,见不到萧宝卷,外地军队就算赶得及,有过来勤王护驾的,还被他衍王劝不动回去静候佳音,或者被他所收服与利用。

大内密探,侍卫,与护卫,在一品武将的带领下,列队在南宫门外,也算是做好应战准备。就这最多上千号人,比起萧衍的一万大军来,实在有些寒酸。这些人平时一惯心高气傲,自以为武功高强,可以以一抵十、抵百,现在也只能不把萧衍的大军放在眼里,别无他法。他们的武功,也的确算得上高强,只是萧衍的将士,并不是普通的兵丁,他们经过艰苦的训练,本领也不弱啊。战事似乎还是一触即发。

萧宝卷和潘玉儿手牵手,很不离不弃的样子,在些侍从与文武官员的伴随下,走上南宫门的城楼。面对很多人,潘玉儿有过印象的,就是在她变化成人的那个晚上,她被人们追赶,慌不择路地逃命,好可怕呀。再可怕,萧宝卷面色严肃,凝重,她却不敢过于撒娇,只是更向他那一边靠靠,寻求保护。潘玉儿的一举一动,萧宝卷都感应得到,“别怕,玉儿,有朕呢。”尽管他也苦无良策,跟他自己心爱的人儿,就得这样打保票。

“他们会不会抓我呀?是不是要欺负我?”潘玉儿的表情,和语调,还有看向萧宝卷的眼神,都是怯怯的。“嗯?”萧衍怎么可能是冲潘玉儿来的呢,萧宝卷一开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才有所顿悟,他使劲攥攥她的手,给她力量与安慰,“玉儿别担心,他们不是来找玉儿麻烦的,萧衍总不会对玉儿下手的,他的人全部听他指挥,他们肯定不至于为难玉儿的。”

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得见潘玉儿,萧衍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锐气十足、一脸严肃的他,表情顿时缓和许多。萧宝卷可不客气,他向萧衍喝喊,“大胆萧衍,你把几万南康军队,带到朕的皇宫门前来,用意何在?你大逆不道,要造反吗?”萧衍才不会承认他这是造反呢,特别是潘玉儿还在上面看着他呢,她似乎对萧宝卷很好,他更不好失礼,他跳下战马,向城楼上行抱拳礼,“请恕臣弟我铠甲在身,不方便行大礼跪拜皇上。皇上,萧衍何德何能,有何胆量,敢造反呢,臣弟可担当不起这样的罪名。”

 

(150 / 213)
妃有奴皇帝

妃有奴皇帝

作者:名区风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亿人皇帝,万人夫,只是她一个人的奴。 迷恋她的美,跪吻她的足,不在意她是只玉狐,任凭她嚣张,随便她俘虏。 他救下她时,她发誓要给他幸福。 “你永远都是我的!冒犯者,会死得很难看,万劫不复。” 皇帝的弟弟们,和同类黑狐都说:你从我,我帮你灭了皇帝(哥哥)。 皇后说:皇帝是我和美妃我们姐妹俩的。 “我的爱,我的恨,谁做主?。”为你生,为你死,多少血泪,铺就成仙路。 作品关键字:奴皇帝,女尊,宫斗,帝王,潘玉儿,萧宝卷,玉狐狸,修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